カテゴリ:牛欄牌奶粉問題( 3 )

外婆的牛肉粥

  媽媽說,我剛出生的時候,小小的身子上布滿了大大小小的水疱,只會整宿整宿地哭。見過我的人都說,這嬰兒,肯定活不成。媽媽跟著我哭,外婆咬緊牙關,顛著壹雙小腳,跑遍遠近的十幾座山,尋來了幾十種草藥,壹鍋壹鍋地熬成水爲我洗澡。螢幕保護膜經過外婆精心的照料,我身上的水疱,終于奇迹般地消失了。人們常說,我的小命是外婆救回來的。
  也許是來得不易的緣故,從小到大,我得到了外婆更多的疼惜。記得上小學的時候,每逢圩日過後,小我壹歲的表弟壹到學校,便跑到我們班教室門口,指著我:“妳,給我出來!”沒待我走近,大聲地吼上壹句:“妳外婆讓妳中午去我家喝牛肉粥。”,這邊話還沒完,那邊人已跑到九霄雲外去了。若幹年後問他,當年怎麽對我那般不友好,答之:“奶奶待妳比我好,憑什麽?這可不行!”
  這倒是!表弟是外婆最小的孫子,理應得寵最多。而我,生生地剝奪了原本屬于他的愛。和表弟壹起去爬樹,弄成兩個泥猴孩子回來,表弟挨了打,還被外婆壹頓數落:“這孩子的命來得容易嗎?妳還帶她去爬樹,萬壹有個好歹……”;煮幾個雞蛋,她會用紅紙把它們染得紅紅的,看起來很是養眼,然後遞給表弟壹個,剩下的全給我……久而久之,年幼的表弟特別妒忌我,外婆總笑他小氣。
  外婆給了我那麽多,我最喜歡的還是她熬的牛肉粥。那時候,每逢圩日,舅父總會宰壹頭從別處買回的牛到街上賣,而賣剩的骨頭和碎肉,曾璧山中學就成了外婆做牛肉粥的最佳材料。圩日的當晚,外婆把所有的骨頭和挑選過的碎肉全倒進壹個大鍋裏,從大火到小火到微火,熬上幾個小時,熬成壹鍋濃濃的牛肉湯,晾著。待第二天,在湯裏加上大米用微火熬成又香又濃的牛肉粥。說起來挺間單的,可做起來就沒那麽容易了,從火候的調節到下米的時間,每壹步都是需要花功夫的。
  熬好的牛肉粥顔色微黃,上面點綴著綠色的蔥花,散發著壹股股濃濃的牛肉味,色香味俱全,看著就讓人垂涎三尺。我就喜歡這股純純的味道,舀壹小勺放進嘴裏,軟滑中帶著濃香,連牛肉都是壹含即化,很淳樸,很溫暖,像外婆的味道。“慢點吃,多吃點!這牛肉粥最有營養了,妳的表姐表哥們都是吃著這個長大的,壹個個長得又高又壯!”喝粥的時候,外婆壹邊摸著我的頭,壹邊叮咛著。我就是這洋喝著外婆的牛肉粥,也像表哥表姐們壹洋,壹點壹點地長高,長壯。
  後來,舅父由于身體的原因,再也不宰牛賣牛肉了。曾經唾手可得的牛肉粥,壹年到頭難得吃上幾次,感覺疏遠了許多。這時,我們家的生活條件越來越好了,只要我們願意,想吃什麽尋常食品都不是難事。我仍然饞牛肉粥,爸爸就經常帶著我們到街上吃。然而,街上那加了許多佐料的牛肉粥,怎麽吃也吃不出外婆的味道。
  再後來,我離開家壹個人外出求學,每個月難得回家壹趟。媽媽說,外婆每個周末都托人來問,我回不回來,要給我做我最喜歡的牛肉粥。于是,每月壹頓的牛肉粥成了我的盛宴。吃著吃著,透過蒙眬的淚眼,我看到的是外婆全白的頭發,越來越駝的後背,頓覺心疼不已,只是緊緊地拉住她的手。我不得不擔心,這洋的盛宴,我還能享受幾頓。
  畢業,工作。我像所有平常的女孩壹洋,循規蹈矩地走在人生的路上。終于我挽著我那親愛的他的手來到外婆跟前,高興地告訴她,我要嫁給他了。外婆高興得像壹個小孩,咯咯地笑個不停,熱情地招待我們喝下了她親手提前准備好的牛肉粥,那壹頓牛肉粥,最香!不曾想,那卻是最後的盛宴。
  婚禮的頭天晚上,外婆來我家住下。我們躺在被蝸裏,她拉著我的手,給我講了許多人生的道理。她告訴我,有公公婆婆是壹種福氣。做別人家的兒媳婦要乖巧,乖巧才會討人喜歡;要待公公婆婆好,不要讓妳的男人爲難,聰明的女人才會幸福……
  外婆的話猶在耳邊回響。我得知外婆去世的噩耗,卻是在她入土爲安之後。原來,因爲我新婚,所有的人都對我隱瞞了外婆去世的消息。那天,弟弟來到我家,輕輕地拉著我的手,和我說了外婆走的情景:“她的手看起來那麽幹枯,而那就是給我們熬過很多牛肉粥的的手啊……”我被這突如其來的晴天霹雳震住了,牛欄牌奶粉深深地沈浸在對外婆的緬懷中,甚至,忘了哭泣。
  我知道,生命中原本就有許多不朽的東西,壹直在緩緩地,靜靜地流淌著,猶如那遠在天堂的音樂。
[PR]
by linkh3 | 2013-12-16 13:04 | 牛欄牌奶粉問題

再也不願提起的一段悲傷



有一個地方,一直都在旅途中,在風景裡,有一個擦肩,有一場邂逅,總以為;只要遇見了,就不會離開。有一個人,真心愛過了,愛的那般心疼,那般牽掛於心。總以為,只要付出了我所有的真心,總會換回在乎,那麼一點點的安慰即可。突然有一天,遠走了,離開了,一輩子都不想再去提起,提起那段悲傷的存在。總以為忘記很容易,而卻要用一輩子。那些刻骨銘心,那些撕心肺裂,那一段傾盡所有的感情,住在了心裡的房牢。告別在生活的回憶中,憶起;心碎,明明知道是錯過了,卻還有在心裡留著一個位置。

有時候;很想去一個城市,是因為想念那裡的人。有一刻;但又一次不願意提起時,只是因為心裡的那份傷,深深的觸動了心裡的那片疼。我原本以為,回憶,讓時間可以淡忘,然、越延越深。其實;我知道文字可以一直都懂我,懂我全部的心情,因為;我愛文字,我無比的摯愛文字,我喜愛文字的那種古樸,那種簡述撰寫的情感對話,我愛文字裡,無人知曉的傾訴,我更喜愛那一箋濃墨淡淡寫下的悲傷。如歲月之河漫漫流逝,如時間之歌輕輕吟唱。是否;悲傷曾也有過歲月的樣子,走向了只有快樂的終點?

那些年;我們都有一個夢,曾為心中的那份夢,執著過,有過心酸和痛楚。那些年;我們心中都有一份無人知曉的情感,愛過一個人勝似愛自己。總以那樣,所有的一切都值得,很多年後,當再一次,在記憶翻卷時,才發現,那時候,那些停駐在回憶的故事,是那麼的可笑和幼稚,那麼一段幸福的曾經,早已在記憶的顏色裡,在時間的變遷裡,枯黃如落葉,從前,曾經,一直都後來的後來,我們都懂了,總有一段悲傷,不願意再提起。

時間是夢裡的輕歌,攜著往事的深沉,穿梭在繁華過的心海,流出了眼淚的河流。寂夜裡的聲音,是悲傷劃落的心碎,我們總是時常想起,往事裡的回憶,活著;好像從來沒有為自己真正的活過一會,一直學著照顧別人,而卻忘記了心疼自己,一直努力的拼命,卻越來離自己的夢想越遠。時間;可以教會人很多東西,告訴我們,被傷過,也被愛過,只是錯過了很多,幸福過的曾經憂傷了未來。如果;在滄海的那頭,沒有了等待,就停下來,別再飛了,就算飛過滄海,也不會找不到想要的答案。

人生,抓住竟有的年華,為自己的夢想而活,沒有什麼讓我們把自己一直活在回憶的深淵,背對時光的道路,在悲傷裡消沉,在回憶裡絕望,有人說;別做無謂的犧牲,別執著不值得的夢,別再愛不在乎自己的人,給自己,給他人,學會放生。記住生活的前方,太多美好,依舊在等著你。喧囂現實裡的浮華,往往會誘惑我們的內心,讓生命的意義,失去了天上給予我們的價值。讓清幽在內心的那份淡定胸懷,做我們想做的事,努力完成一生的夢想。

你不堅強,永遠沒有人看見你的脆弱,就算再悲傷,誰都不會知道你內心的傷痕都低有多深。悲傷裡的人,或許都有一個故事,而你的故事,無論是美好還是淒慘,都會被歲月湮滅,被時間珍藏,把自己活在前方,時光不會為誰而倒流,輪回不可能因為你的悲傷,而再次重反。生命的路,波瀾起伏,我們要有驚風破浪的毅力,爭做時間的強者,命運的前方,竟有多少光明,即使未知,也要去探究。悲傷只是一時的作祟,為何活沒有任何價值觀念的情感裡,糾纏不休。

有一種悲傷,不願再提起,不願意在和任何人分享,那些孤單過的寂寞,那些流過心海的淚兒,那些時間裡繾綣的色彩,那些在時光的轉角處說出的再見,直到後來的故事裡;再也沒有了再見,而是再不見。傷過的心,碎過了繁華,走過的熟悉,陌生了緣分,太多無法回首的從前,在枯萎的腦海中,在時間裡的,在很多次,我很怕別人問我……很多次;我很怕聽到從前,因為悲傷,不願提起,不願再讓記憶的根弦,觸動心傷。曾感傷過所有的年華,牛欄牌奶粉等待了無數的歲月,淚濕了全部的故事,再也不願再提起,那麼一段悲傷。

有一首歌,陶醉過自己全部的心情,好像那一刻,只為那個人,起伏思念。有一種夢,殘缺了很多美好,在歲月中落寞,在時間中無情,讓我們懂得了時間是世上最無情的東西,把再深的感情,恩義,情愫,都會因天涯遠隔歲月流失而漸漸淡去。這不是世事炎涼,也不是人情淡薄,而是因彼此的喜怒哀樂不能共用,歲月之風和時光之手淡化了心中的你我。所以請記住,再熟的路若不行走也會陌生,再深的情如不呵護也會如煙而逝。緣起緣滅,滄海桑田,這世間;只是世事皆無常。

總有一段路,一直都是一個人,就算不勇敢,也不能有脆弱,因為還要走的更遠,即使不能回頭,也要華麗的走完。或許;在那麼多的悲傷和孤單裡,會感到無盡的絕望,好像這個世界,早與自己,劃清割線,是否脆弱要註定堅強?是否絕望註定希望?光陰斑駁,時光流逝,那些無言以對的沉默,在無聲的結局裡,慢慢地習慣了一個人,一個人學會了接受。懂、是歲月的無情,帶走了繚繞的疼痛,悲傷陪著滿目蒼涼的孤單,漸行漸遠,成為歲月的奴,傷感的墓。

浮世清歡,細水長流,所有的傷痕和歡樂,都是歲月裡一晃而過的風景。或許;在記憶的碎夢裡,只要折斷了飛翔的翅膀,故事才會安靜,悲傷就不會繼續蔓延。時間把一切恍惚疏離,那些愛恨交加的情節,註定成為一段難言的過往,不能想起,不願提起。時常對著遠處不知名的天際,仰望頭低上的天空,總覺得,自己的內心,為何有訴不盡的苦惱?憂傷有時候是走過心間的一縷清香,有時候是紙張上起舞,翩翩舞動的愁歡,無論如何找不到將要快樂的理由。

行一程山水,靜看似水流年,許許多多飄落在季節枝頭的眷戀,是那年風吹過的秋天,或許是留下了太多幸福過的畫面,讓悲傷的眼眸,凝聚在冰封的情感中,穿越了緊固的心門。其實;很多冥冥之中註定好的相逢,在悲傷的日子裡,成為最不想掀起的一簾憂傷,如煙如故,如夢如初,無論任思緒如何渲染,都不敢憶起流年中的幾經傷痛,如同一份眷戀,珍藏了好久,終會成為心碎的薄涼,步履著歲月流逝的河流,幻化成了永遠無法交織的孤獨和寂寞,在一瞬間的璀璨裡,成為過往雲煙,再也不願提起的一段悲傷。

淺笑離愁,婉轉牽絆,就好像悲傷這場盛宴,曾在無數的執念中,寫滿了太多的淚痕,在流年荒蕪的畫裡,一笑而過,那些緣深緣淺終將緣來緣去,徹悟了思情的逐情,世間並沒有天長地久,地老天荒,那些曾一段華麗的對望,是悲傷裡淺笑的雲卷雲舒,花開花落。或許人生就是這樣,有些悲傷,假裝不去想,就會淡忘。一段時光,一個片段,一段悲傷,一段無言,共譜著生命的年華,在沉靜中釋然了一份懂得。光陰荏苒的瞬間,又是一個秋風四起,楓葉飄零的季節,悲傷又能奈我如何?漫漫人生長路,總有一段無言的悲傷,不再提起。
[PR]
by linkh3 | 2013-09-28 10:56 | 牛欄牌奶粉問題

記下那些散落筆尖的文字

醉雨輕寒沙渲霧,殘月孤影,墨裡紙香千百幕。流影落盡,弦如故,三千繁華,有誰訴?

許久,不曾提筆。

因為時間,因為怠慢,總在嘲雜的人群中不斷行走,一路跌跌撞撞,摸摸索索,牛欄牌奶粉漸漸的似乎已經將心底最初那個最真實最不加雕飾的想法遺忘。時間總在不經意之間悄悄偷走太多太多心靈中最原本的東西,剩下的只是不留痕跡。也只是有時候,當記憶轟然襲來,任思緒靜靜流淌,像一條莞爾流淌的小溪,穿過思緒的每個角落,每個地方都有一段純粹而美好的事物,能讓人靜下來。

一段時光,一段記憶,或生動或憂傷,都是揮之不去的美好。有時候,走了好遠好遠,有時候,回頭看看,才發現站在原地,當初那個傻傻笑著,擦著額頭上的汗水的自己,竟然有點陌生。那些曾以為痛到活不下去的愛情,也在撕心裂肺的掙扎中慢慢無力,在風中漸漸蒼白,直到最後,變得溫柔。倔強的自己卻終於沒有掉頭,沒有激動著再要理由,原來愛情是可以安靜的,是因為透徹的懂了。

轉眼已經換季,初秋的氣息,還是略顯涼意。九月的小雨,還是在不經意之間打濕了久未被理睬的心。被忽略了許久的心情,好似被風遺棄的紙蝶,在不起眼的角落待了好久好久,牛欄牌回收卻終於沒能找到一次展翅的勇氣。也許,下一個明天,就在明天,就會在瓣影零落中中再一次起舞,再跳一次路過的悲歡,飛向很遠,很遠。而你,是我這一路起舞的歌,可是曲未終,人卻散落在天涯。

也許,生命本是一場沒有完美的糾結,沒有誰是誰的不可或缺,卻又總是期盼童話故事裡那些至死不渝的愛情。當回頭時發現,最暖的承諾已在不經意之間消散,那些以為刻骨銘心的愛情,是不是也有蒼白和無力的一天。當一路坎坷,艱難走過,再次回首,卻沒有太大的波瀾,也緊緊是一條細細流淌的小溪,伴著飄入的花瓣,潺潺的穿過叢林和山丘。回憶裡的愛也好,痛也罷,在此刻,卻釀成醉人的桃花酒,飲一殤醉過的情愁,然後,一切如故。

外面小雨依舊,淅淅瀝瀝,裹一件薄外套,輕敲著鍵盤,那些成長,這些靜謐,像幻燈片,在我眼裡蔓延,沒有偶像劇裡的情節,沒有多餘的憂傷,牛欄牌問題奶粉只是靜靜看它踏過青蔥歲月,穿過茫茫人群,從容的,慢慢走來,不緊不慢。我知道,這,就是成長。而我,終於能夠沉下來,看花開花落,雲卷雲舒,沒有一句語言,沒有一句再見。
[PR]
by linkh3 | 2013-09-09 12:01 | 牛欄牌奶粉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