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塵怨


留音殿,相思弦,一曲離殤蕩過桃花渡邊。枕函香,淚滿行,一抹瑤琴訴說著誰的執念。如新nuskin香港誰煮酒,誰解愁,誰低吟淺唱,誰賦盡高唐。可人如玉,與子偕藏,錦瑟韶光,人影茫茫,支離破碎的誓言劃破記憶的窗。

春如舊,人空瘦,為誰止步,為誰停留。鴛鴦難成雙,情字斷人腸,行走天涯的荒涼,江湖兩相忘,輕塵在玉琴。何處簫聲狂。

小軒窗,沁出絲絲絮絮的悲傷,黛眉長斂,獨坐黯然,玉壺紅淚,抬手引弦,柔情付諸琴端,傾覆一世淒婉。思量過往,為誰繡著青衣衫,為誰撫著竹林弦,為誰雕著白玉扇,為誰念著鴛鴦配,只為那傾城的笑顏,香港如新執念不忘那一季梨花紛飛舞出的情字劍。為君守候三生石畔。怎奈,天涯路遠魂斷心茫然,珍藏著的青衫,惹來淚雨闌珊,癡怨不斷。

流年澗,傾載韶華的扁舟渡向歲月的彼岸,看煙花綻出的月圓,不堪剪,散了縱橫的牽絆,我們彼此站成了岸。鏡中憔悴的容顏,已不再當年。輕撫著白玉簪,恨君何來晚,半盞殘燭伴殘顏,兩廂白髮淚無言。

烏衣巷口,垂柳清冷地編織出一層層迷離的輕煙。亦真亦幻,浮動的光影展開記憶的畫卷,纏綿而又淒婉。曾經的陽羨賭茶,西泠醉酒,秦淮聽櫓,梁溪賞畫,如今已成為深葬心湖的銀箋,觸緒還傷,泛黃的往事錄,合上誰的歸宿。擦肩而過,冷淚胭脂殘,累累落花,纏亂了紅塵夙願,淡墨香,寫意錯亂不堪的浮年。nu skin 如新在三途河邊默默凝望你來世的容顏,記住那最初眉目依舊的少年。

一個情字古難全,糾結出滾滾紅塵的眷戀,亂了浮年,癡了牽盼,只為那一季便葬了梨花帶雨的嬌顏,守候千年,終逃不過必將成空的錯緣。
[PR]
by linkh3 | 2013-08-13 10:27 | 食物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