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種壞壞的笑


第一次來我家,你顯得特拘束,甚至有些緬甸,但還是被我母親的熱情招待所打動了。後來,你在我家人的心目中取代了我的位置,我倒成了客人一樣舉手無措。有次說好回家陪你和爸媽一起吃飯,可回來晚了,看到你在我臥室留下的紙條(健!說好一起吃飯的,你食言了,沒辦法,我只好把留給你的那份也給消滅了,這也算對你的懲罰了,不過,我做事還算厚道,要是餓了,在你的床頭櫃裏有些零食可以幫你解圍。)心裏還是美滋滋的website promotion

畢業那年,我陪你去你的家,這也是我第一次離開城市去了遙遠的地方,你的家鄉是一座山城,風景秀美,給我一種回歸大自然的衝動。哪年的夏天,在山坡的松樹下,我第一次吻了你,你告訴我沒刷牙,我當時不由的笑出了聲,惹來你一聲聲的討厭,嬉鬧間,天空已經被厚厚的烏雲覆蓋,雨滴瞬間滴落,本身衣著單薄的我們,一時間不知所措,我脫下T恤為你遮雨,那一刻,我從未有過的幸福感襲遍全身。

九八年的冬天異常的寒冷,幸虧有你親手為我編織的圍脖,才讓我感覺到那一絲絲溫暖。圍脖的顏色有點老氣,樣式不算難看,你說要拆了再織,我說不要,必定是你第一次的傑作,就當是一份紀念,是一份見證wine course

"你混蛋"你第一次帶著餘怒罵我。那是我們第一次為了裝修而吵架,顏色格局都合你的審美觀,唯獨把放在床頭的那尊維納斯的雕塑,由於比較暴露,怕老人們看到不習慣,就把你的內衣給她穿上了,這不是我不懂藝術,也不是我思想落後,更不是我毀壞藝術形體美,最後你乾脆直接把外套給了維納斯。

"其實被你稱為混蛋是我的榮幸,以後你就叫我混蛋好了。"我滿臉堆笑的說道。"你想的美,你想聽,本小姐還不願叫呢!"你偷偷的笑了。

擁抱也許可以給你安慰,太多的時候,我總想靜靜地抱著你,讓你把頭靠在我的肩上,靜靜地看著天空那輪明月,還有滑落天邊的流星。紫薇花、茉莉花成了你的最愛,每到花兒開放,總能聞到滿屋子的花香,讓我和你的空間充滿了大自然的氣息。

第一次看到你化妝,我說你妖精,你回頭告訴我,"是妖,還沒成精呢!"我經不住你的精闢的回答,哈哈大笑。

多年後的今天,偶爾的想起,還是那麼的幸福甜蜜,原來幸福需要慢慢品味Asian college of knowledge management
[PR]
by linkh3 | 2013-07-17 14:47 | 食物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