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祖父家附近的青石橋

上海的秋葉枯了又黃,黃了又枯。兩年的時間,看慣了梧桐的落葉,已經沒有絲毫的新奇,反而有著一絲的疲憊。經過多日的思考,再也不想看見這裡梧桐樹的落葉。南下征途,買了一張到兒時鄉村的車票,回到了孩提時外祖父的故鄉——四川。

長途的火車,一路疲乏,聽著已經多年沒有聽到的四川話,感到一絲的陌生,一絲的愉悅,也有一絲的輕鬆。放下職場的生活,回到沒有一絲硝煙的鄉村。

經過一天的時間,帶著一身的疲憊下火車。再進過了兩小時的汽車,回到了那個兒時的夢話般的世界。

這裡空氣是那樣的清新,沒有一絲的污染。樹是那樣的綠,沒有一絲的塵埃。河流是那樣的清澈,綠色的水草看的清清楚楚。白色的雲霧籠罩在整個羊腸小道上,灰暗的陽光始終無法驅散這一片濃霧。站在山頂的羊腸小道之上,看著下面的雲霧不停的在下面飄過,恍若是在人間仙境。背著旅行包,搖搖晃晃的從羊腸小道山頂之上走了下來,步履越來越輕鬆,穿行於雲霧之中。一日火車的疲憊消失的無影無踪air conditioner cleaning

地底的道路高低起伏,好似行走於酒窩大道之上,腿上奏著鋼琴式的音樂。本來就沒有音樂天賦的我,此時更是不知道腿上奏的是什麼音樂。低頭一看,褲腿上已經裹上不少的泥濘,就像包皮蛋式的,裹上了厚厚的一層。心裡低低的嘆息了一聲,“這條路還是老樣,保持著那樣古風的模式。”

一路走下來,外祖父的老屋已經遙遙在望。踏著輕快的腳步,總算走上了家門前的那一座青石橋。過了這一條青​​石橋,長途的勞頓也終於結束了。踩著青石橋上,感覺到一絲的不同。只是仔細的看了它,還是沒有感覺到有什麼不同。想著小時,在這青石橋下,赤著腳,摸著石頭下面的游魚,臉上微微的笑了一下,搖了搖頭。抬頭看了一下朦朧遠山,原來一切都還是沒有變化,變了的只是自己。

一步步在青石橋上走過,眼前總是飄過兒時玩耍時的情景。橋下的流水還是以前一樣叮叮咚咚。斜眼看了一下,在青石橋的盡頭,立上了一塊1米高,0•5米長的石碑。微微覺得一絲的新奇。沒想到這麼多年過去了,這一座青石橋還是有著一絲的變化,真是不知道在哪一年多了這麼一塊石碑。上面朱紅的大字刻在上面,很是醒目。最上面刻著這座青石橋的名字。只是一絲微微的疑惑在我的心裡泛了起來,在小的時候就听外祖父叫家門前的這一條青石橋叫做“清河橋”,但在石碑之上怎麼刻上了“致富橋”這三個大字?雖然疑惑,想來也是在這幾年才改的吧!接著向下面看去,記載著這座“致富橋”是在什麼年代新建,等一系列的介紹。再在下面,更記載著這座“致富橋”是在什麼面代經過再次的維修和新建。只是左右看了看,這座“致富橋”和走的時候還是沒有什麼不同,一樣的古樸,橋面上還帶著下雨過後的一絲泥濘。微微的搖了搖頭,嘆息了一聲,接著向下看去。只見下面刻著著一連串的名字,只是在上面沒有見到一個熟悉的名字。雖然離開這裡已經很多年了,但在這村里的人還記得幾人,難道這石碑上的人是最近的年輕人?微微的看了一下,也沒有心思去細細的想這是怎麼回事。加快腳步想著外祖父的家裡走去。

走著這裡的路,有著一絲的激動,也有一絲的擔心。從上學開始,就很少在來這裡了,到現在已經是很多年,算來現在外祖父已經七十多年歲的年紀,有時真不知道這麼大年歲的老人,沒有一個年輕人在自己的身邊是怎麼渡過這一段年老的孤獨時光。

再一次的見到外祖父,他真是比以前蒼老了太多。以前的時候,頭髮和鬍子只是花白,現在已經完全白了,額頭上爬滿瞭如刀的皺紋,臉上的皮膚變得的干枯。走起路來也有些搖搖晃晃,很是不穩當,有的時候都要靠上第三條腿才能很好的行走。此時想說什麼,卻也不知道說什麼。外祖父還是一句很平常的話,“你回來了。”聽到這句話,我的心裡就像是打翻了五瓶醋一樣。

放下行李,幫著家裡做飯,也和外祖父聊天。他也不時的問起我在外面的情況。但更多的時候,卻是在說著他們年輕之時修鐵路的事和家鄉的事。對他們來說,我還是像小時一樣,坐在一邊靜靜的聽著,聽著他們那個年歲的光輝歲月。就像小時,教導我們一樣,總是說著,“人在外面跑,要膽大,但不要打架”。

就這樣不停的聊著。我也提起了家門前的石橋上石碑的事。外祖父用著他那蒼老的聲音說,“那石碑他也不知道是怎麼會事,也不認識字,只是知道那是鄉鎮府的人前來立的。只是聽說有人要到臨近的村照相,鄉鎮府就派人在那青石橋上立了一塊碑,至於上面寫的是什麼,他也不知道。聽村里的人說起,好像是搞什麼'新農村建設',隔壁的村所有的牆上,都塗上了白灰。”這麼多年在城裡讀書,之後又工作,“新農村建設”這話在新聞裡聽說過了無數次,只是始終還是不明白“新農村建設”要到什麼地步才算是到了新的地步鋁窗維修

經過一夜的休息,所有的睡眠都恢復過來。站在窗戶之前,看著河面上升騰起來的水霧,青石橋已經被籠罩在了白色的霧氣之中,朦朦朧朧。就像是小時,站在窗戶之前一樣,看著外面的青石橋一樣的朦朦朧朧。

換上了鄉村的普通衣服,開始了成年之後鄉村的又一次生活。沒有了以前的幼稚和調皮,也沒有了城市的壓力和疲憊,就像是得到了一次大的解放,身心得到了全心的放鬆。但心裡也有一絲的愧疚、安寧和恬靜。
[PR]
by linkh3 | 2012-11-21 19:05 | 食物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