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身偶遇的相逢

多少次的憧憬,多少次轉身回頭。才遇見你,是陰天、雨天還是晴天,已記不得。只記得有清風拂面,有一個燦然的微笑在心中開成一朵極美的雛菊。該用什麼言語來形容你的眉眼,怎么用線條來勾勒出你的輪廓?
多少次擦肩,換來你一次的回眸。多少次凝望,換來與你轉身偶遇的相逢。我的生活曾是平靜的湖面,因你的一次呼喚泛起不息的漣漪。身邊的人總是來了又去去了又來,久而久之便從腦海裡消退,而你就這么突兀的出現下記憶力。總是在發呆的時候幻想著下次見你時的情境假髮
也許那是一個草長鶯飛的季節,樹林裡每一寸土地每一滴露水都洋溢著生機。空氣裡是清新的葉味蘋果香,融著靜靜綻放的花香。初陽穿過樹隙嫩葉間,洒落在你肩上,葉紋如水般流動在你清俊的臉上。你輕閉雙眼,微仰頭,深深呼吸。鳥兒劃過一叢葉,引起空氣一陣顫動,你微微勾起嘴角,一片明媚。
也許是夕陽如血,晚霞似華麗的綢緞鋪卷了整片天空,瑰麗不似人間。校道的盡頭像是建起了座天堂,兩旁的香樟是披著華衣的教士。你一身黑色優雅地走來,身後的雲霞瞬間失色,天地的焦點都集中在一抹身影上。濃重的色彩,村拖著你陰郁的臉,是什麼讓你如此靜默哀傷椎間盤突出
也許,風過,葉落,又是一秋。我托著腮屏神凝望著窗外,多少人行走在秋色中,一身蕭條。天氣乾燥得無法流動,心神呆滯。在這一副灰白的素描裡,那一筆藍色來的如此猝不及防。你路過我的窗前,怦然心動的是你清俊如雪山般高遠而纖塵不染的容顏,世界似乎瞬間流動多彩。
也許那時,陽光最容易讓人感動,暖融了寒冷的早晨和冰冷的手腳。偶爾聽到的幾聲鳥叫,也能讓人驚喜一番。我走過長廊,無意間看見見倚在欄杆上的你,悠然愜意。你手插在上衣口袋裡,面朝太陽,合著眼。眼光輕顫在你的睫毛上,隱隱投下細碎的影兒。短短的黑發似乎有些不安分,微微可愛的揚起。也許是我的目光過於專注,你眼帘動了動,在睜開的瞬間我慌忙低頭疾行,錯過了那雙如水的清眸。
你就這樣穿行在四季中,與我總是無關。
時光荏苒,流年易轉,人生好比獨行者披著的華麗外衣,青春便是那袖子,最先弄髒的總是它。然而,青春裡你可以做許多因衝動而後悔的事,當歲月流過眼眸,回憶往昔時,一臉滄桑地嘆聲“那時真傻”.你不會有多少後悔或遺憾的情緒,只是有些對年少時自己的寵溺和淡淡的感傷。就像現下你看到的這封信,帶著我的衝動,卻不後悔LED招牌
這是我很久以前寫給一個男生的信,那是我們在同一個學校,卻不相識,也許是對方長得太帥了,竟一直記得他的樣子,後來知道了他的班級,寫了封信給他想認識他,卻最終沒那個勇氣給他。昨日在整理東西時從高中的日記本裡掉出來,驀地又想起他的樣子和那是自己糾結的心情。想來也挺值得幾年的。
[PR]
by linkh3 | 2011-10-18 12:02 | 食物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