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中的一個目標

長期的機關生活,使我的身體愈加差了,因此,我決定步行上下班。

家在小城之西,單位在小城之東,每日上下班必得橫穿整個小城,約有兩個千米之遙。

開始,頗覺辛苦,幾日之後,便想打“退堂鼓”。但我明白鍛煉需要毅力,為了健康,怎麼也得堅持。不過,雖然咬牙堅持,卻仍不免將這步行跋涉當做了一件不情願的累贅和負擔。

直到我在途中發現了幾處“風景”,這“苦旅”才不知不覺變成了一次次期待,一次次美的“約會”,便再也不覺得乏累了。

其實,說來好笑,那幾處“風景”,不過是城市中再常見不過的海報和模特。

第一處“風景”,是街角處那家手機商場的玻璃上張貼的一張手機海報。海報上是一個女子兩條修長、勻稱、白皙、緊繃、完美無暇的腿。 (我從不隱諱自己對一切美的事物的欣賞和迷戀,因為,這種欣賞和迷戀是純淨的,不含雜質的。我認為,坦陳自己對美好事物的欣賞、迷戀並發出由衷的讚美,就應該像一切愛國者真心誠意地祝福歌頌祖國一樣,得到人們的尊重和認可)這兩條美麗的腿,在我的“苦旅”中像性感的花一樣妖嬈地綻放,散發著別人嗅不到的芳香,聞之類風濕性關節炎,神清氣爽,賞之,心曠神怡。

第二處“風景”,是一家飯店外的一塊宣傳牌。那牌子上,一個身著蒙古族盛裝的女子,揚起圓潤如玉的手臂,伸出纖纖玉指,為客人指示入口方位。最美的便是那蘭花一樣吐蕊的手指。細而不枯,柔而不弱,讓人聯想起昭君的琵琶,易安的詩詞,西子的輕紗,貴妃的酒杯,薛濤的紅箋,香君的團扇。只那麼窈窕地一指,便將風月的骨、詩詞的韻寫入人心,也許,再怎麼饕餮的食客,也會在那一指間風雅矜持起來。

第三處“風景”,是一家婚紗影樓大櫥窗內風情萬種的模特。這個小城不大,婚紗影樓卻多如牛毛,每家都有一大櫥窗,每個櫥窗內都置一盛裝模特。然而,哪一家的模特都比不上這家的。其它的模特太俗,一律五顏六色的捲發,一律矯揉造作的姿勢風濕,一律商品化的服裝;其它的模特太假,僵硬呆板的表情,千篇一律的面容,了無生氣的“肌膚”;其它的模特太傻,髮色與臉孔不協調,服裝與飾品不統一,動作與表情不匹配。而這個模特,有著黑褐色且略捲成大波浪的長發,古典高貴的寬沿帽子,獨具異國風情的乳白色長裙,優雅自然的姿態……更讓人著迷的是她那高傲的眼神、個性的嘴角,還有頜下一顆讓人拍案叫絕的美人痣!她楚楚地立在那裡,猶如一個剛剛從波西米亞踏著朝露款款走來的吉普賽新娘!

這三處“風景”,使我短暫的路途充滿亮色和詩意,每一天,我都是懷著一顆與美同行的心,輕快地走完這一途的。原來,“美”還是一劑解乏消疲的靈丹妙藥呢!

然而,就在前兩天,街角的那個手機商場停業裝修,我的那處“風景”突然間便沒了踪影。我的心一下子便空落落的,悵然若失,竟生出一些“人面不知何處去”的深深的憾意鋼架,我甚至疑心自己是不是像皮格馬利翁一樣,愛上了一張沒有生命的海報,要不然,怎麼會聞到些許失戀的味道呢?怎麼會覺得沒有這“風景”的路途又重新乏味不堪起來呢?

人這一生,無時不在途中,如沒有風景可賞,必定會成為疲憊乏味的奴隸,就算心中始終有一個不悔的目標,也會因此徒增更多的付出,生命終究了無趣味。

還是有風景好,學會尋找、發現、欣賞身邊途中大大小小的風景,也許也是你生命中的一個目標呢。
[PR]
by linkh3 | 2011-07-05 16:44 | 食物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