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泊的人

漂泊的人——你是否還有故鄉?
舊曆的新年,往往來得有些遲,這似乎是匆匆忙碌了漫長時間的人們一度的企望。無數在外鄉漂泊的人都要回來了,無論是衣錦滿載,還是單身獨行,他們總會去過這樣的一種人生。他們從遙遠的方向匆匆歸來,風塵僕僕,只為在每年的這些時候感受到自己真切的存在。不是試圖去忘記,也不是在做什麼逃避,而是在心底里去堅定的一種守望。靈魂,有時是簡單的,但是它同樣害怕孤單,它需要每隔一段時間就找一個屬於它的地方汲取一些慰籍。

該回來的都回來了,或者不得不回來了。於是我見到了太多人,那些沒有了他們就讓這村莊如古墓般淒涼的人們。我不知道他們都帶來了什麼,也許是用命運換取的財富,也許是多或少的趣聞。不過我倒是明白了,生活裡的空間不總是無限的,只是有時沒有什麼能將它填滿。當我們獨自在漫步的時候,總是難以企及生命的空間,於是我們渴望被別人發現,渴望與生活裡遇到的人交換生命的空間,於是我們觸摸到了別人的溫度,感受到了存在於人性的愛和關切,認識到生命真的可以如此的豐滿。但是,有一種空虛是難以治癒的。當人在思想裡不再為什麼而追問或者不再注入新的氣息,那麼精神就會生病,就會陷入虛無主義的淵澤,於是頹廢和墮落就接踵而至了。偉大的人都曾經嘗試著去喚醒和改造,但大多都無疾而終。

人們都在變換著生活的角色,無處不會陷於抉擇之中,而這些往往會改變一個人的人生軌跡。我不能評斷誰的選擇是對是錯,更不能追溯所有變化的來由,因為,無論如何,他們是真實地生活著的人,而我卻還在為此而思考菲傭

他們從陌生的地方回來,在這片注定了與他們有不盡關聯的地方停留。我知道,在一個人決定離開的時候,他就已經沒有故鄉了。對於漂泊者而言,故鄉只不過是一個偶爾想起便會十分懷念的地方,它是不適合身處其中的。

我們可能會在一起閒聊,談及這些年的生活,談外鄉的人和事,談未來的籌謀,總在不經意間憶起年少時瑣碎的往事。那些兒時的碧水綠林中的美好時光,早已不堪回首,情愫中難免追昔嘆惋,只道這就是人生。人生中,苦澀的是不堪回首,幸福的是還能記憶。

其實,我們無話可談,因為不知從哪一年起,我們就彼此間無所顧及。然而,這無可非議,因那人生,歸根結底還是一個人的事。

新年的感覺很淡,因為什麼都沒有了,沒有曾經的朋友,沒有了什麼可以因此而獲得的滿足。我對於過年的概念,就如同那些多年前開在祖父園中的鮮紅的月季,美麗,真實,卻已遙不可及廢料回收
[PR]
by linkh3 | 2011-04-18 16:14 | 食物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