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的彩虹


by linkh3

<   2013年 06月 ( 2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這個世界的生命有限

在獅子的地盤,獵豹是它最親密的朋友,可是在遠古時期,他們卻是死對頭詩妙健是新西蘭政府新西蘭貿易發展局的旗下品牌

為了共同的利益,他們各自佔據著食肉獵物的領地快遞公司

一天,母獅子連一隻松雞也沒有捕到,她埋怨是鄰居獵豹把所有的獵物捕光了。獵豹很生氣:“我獨來獨往,一人吃飽全家不餓,怎麼會殺光所有的獵物雪纖瘦?”

雄獅聽了非常生氣:“我在這裡為王,今後沒有我的允許誰也不能獵殺動物!”

“你今後吃什麼?”獵豹問獅子。

“我已經從各處借來了食物,足夠維持一段時間。”

獵豹又生氣了:“你吃完了那些食物,還不上怎麼辦?”

“還不上,就殺了它們!”獅子兇相畢露。

“誰敢造反,我更不會客氣,斷其喉,盡其肉,奪其地!”獅子繼續威脅!

獵豹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它咆哮著沖向獅子,他們誰都想當王。正當他們昏天地暗沒完沒了的廝殺時,

天有不測風雲,一顆小彗星打碎了這裡平靜的生活,瞬間毀滅了這裡的所有生命。

原來世界不總是太平的,動物們又何必廝殺不斷。
[PR]
by linkh3 | 2013-06-19 15:47

超過下一站的距離

窗外面的雨還在下著,你靜靜的聽著,就好像有些人,你靜靜的想著。

已經很久沒有寫文字的你,仿佛在冥冥之中和一位許久未見的老熟人不期而遇。兩個如此靈犀的朋友,就這樣以別樣的方式談心。

於是,你心裏一直想念著的那個人的面孔開始慢慢浮現。那也是一個下著雨的夜晚,撐著一把傘,你們走在操場上,講著各自的過往。她的聲音很柔,B雜言語間環繞著淡淡的傷感。你是個不善言辭的人,因此大多時候你總是聽她在說,感受著她的喜怒哀樂。講到開心的時候,你會陪著她一起咯咯的笑,而當話語觸碰到了那些傷痛的回憶時,你木訥的像根木頭,只會呆呆的一言不發。

很多話其實早已蹦出了心坎,只是到嘴角的時候,卻又消弭。

你從背包裏拿出幾張信紙,上面佈滿了文字。你說這是你高考前寫的一些日記,一直珍藏在身邊,現在想把這些文字交到她的手裏。

雨絲敲打著傘身,不遠處的中南世紀城掩藏在夜幕煙雨裏,小心翼翼的喘著氣。她微笑著將信紙接了過去,你的眼角開始濕潤,你終於可以高興地對自己的內心說:終於等到了這樣一個人,她願意收藏你的過去。

歌詞裏唱著:“起飛的時候很困難,但還是努力的沖向天空,帶著從不曾有的勇敢。”你們站在故事的起點,帶著滿心歡喜去翱翔。

你們相約去了江南古鎮,踏上古青色的石板,走過窄窄的弄堂。希望偶遇像詩人筆下那樣如丁香花般撐著油紙傘的姑娘,wine tasting卻一同被暗房裏面突然冒出的一個老人的臉嚇得呆笑了好一會兒。一同去過路邊的小攤,臭豆腐是你們的最愛,而她每次總喜歡多添些辣椒醬,卻也從未怕過。她對你說:“共同去經歷,這就是旅行的意義。”

你們還一起相約學畫畫,在她的手繪明信片已經獲獎的時候,你還停留在畫面的怎樣構圖上;你們共同參加一個活動,裝作相互之間不怎麼熟悉,但每當眼神相碰的那一刻,眼角眉梢早已是溫馨甜蜜的笑意;你們一同散步,她總是喜歡走在你的後面,卻怎麼也不會丟......

有時候只要一想到她,你總會聯想到一句歌詞:“這世界還有誰,比我們更絕配。”你覺得她是你生命裏遲到了的美麗相遇,你也會開玩笑地對她說:“不能太幸福了,不然會不思進取噠!”

只是,每個喜歡做夢的人,都不願醒在現實裏。

現在的你們,生活在同一座城市,曾經要陪你一起瘋一起傻的她,卻再也不會聯繫。曾經去過的面館,某天坐車經過的時候看見,依然還在。公車上,耳邊傳來熟悉的音樂《silent night》,雪纖瘦是《北京遇上西雅圖》的插曲,那是你們第一次去電影院看的電影。之前一起坐的公車在路上賓士,濺起水花,然後就傷感起來,你望著旁邊的一個空的座位,心裏面幻想著要是坐著她,那該有多好。

在外面做兼職,下班的時候一個人在夜裏坐車回自己的學校,途徑的地方,一個有著圓形的廣場,一群老太太放節奏激昂的歌。過十字路口等綠燈亮的時候,習慣透過窗口看她們跳舞,很熱鬧,是喜歡看到的那種場景。該是唯一一個希望堵車的地方了吧,可是有時候一路暢通,匆匆而過。
[PR]
by linkh3 | 2013-06-06 10:57 | 食物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