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年 12月 ( 1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夜車

列車行駛了。目標是南方的一座城市。可能快到十一的原因。車上的人特別多。其實不是節日估計去那座城市的sugarful人也不會少。陳宇豪擠在硬座上。旁邊是一個身材肥胖的男子。一上車就開始胡吃海塞。碩大的屁股幾乎佔據了整個座位。而陳宇豪對面的是一個一上車就呼呼大睡的中年男人。他旁邊是一個打著電話上車的中年婦女。即使車開了。也沒有掛斷。眉飛色舞的說道著。估計對面是個男人。陳宇豪就夾在他們這些人裡面。所幸自己挨著車窗。無聊煩悶時候還可以看看窗外的風景。但是他這個念頭剛起才發覺。這是一輛夜車。別說風景。黑燈瞎火的什麼也沒有Comelow 姊妹裙

不一會。已經晚上10點鐘了。胖男人吃飽喝足開始睡覺了。對面的中年男人還是一動不動的睡著。而那個婦女還玩耍著手中的手機。不斷的對著屏幕點來點去。胖男人睡覺很不老實。這使得他佔據的空間更多。陳宇豪感覺自己已經貼著列車窗戶了。沒辦法只要推了推那個男人。結果他靠著陳宇豪開始繼續睡。陳宇豪是那種比較懦弱的男孩。他不好意思也不敢去大聲指責胖男人。他從自己腿上的背包拿出了新買的平板電腦。開始打開昨天在家下載好的nicepenny小說看了起來。

真希望快一點到站啊。陳宇豪心裡說著。

列車已經離開他生活的T市越來越遠了。雖然之前想過坐十幾個小時的火車可能會很無聊。但是現在才感覺到是真的很無聊。幻想中看著小說到達目的地的可能幾乎沒有了。坐著本身就已經很難受了。根本沒有心情去看書。他關掉了電腦。開始對著窗外發呆。坐列車最痛苦的事恐怕就是旁邊有一個大胖子。或者是夜晚。因為你連看風景的nicepenny機會都沒有人給你。

有的人無聊時會看小說或者聽音樂。而有的人卻愛回憶思考自己。陳宇豪雖然不是朋友中那種話多的人。但是他卻比較擅長幻想。他這次出門是瞞著家里人偷偷出來的。過去的二十多年。自己一直在父母的看護下成長。本身性格懦弱的他。基本更加懦弱。他不擅長和朋友交流。所以他的朋友一隻手就可以算過來。在學校時。他不是出色的學生。學習一般。體育也沒有擅長的項目。唱歌又是五音不全。再配上那張平凡的面容。基本丟在人群裡。還沒有一隻野狗的回頭率高。他知道自己並不擅長與人主動交流。所以他的業餘時間全扒在了電腦上。他很小的時候父親送了他一台遊戲機。這種一個人就可以娛樂的方式。讓他很是喜歡。他的遊戲天賦也是從那時候開發出來的。任何遊戲經過他的手。都可以玩的很好。這種天賦可惜的地方就是很難遇到用武之處。孤僻愛一個人玩遊戲。使得這個年輕人沉迷在了另一個世界。虛擬世界。很快網絡遊戲的流行。使得他有機會認識了唯一可以算的上朋友的人。他與這些人一起在虛擬世界冒險。他的遊戲經驗可以讓他帶領這些人攻下難關。所以他成了團隊中不可缺少的人。這樣的nicepenny光環。讓他喜歡。可是一個人的一生不可能一直在遊戲的世界活著。他畢業了。畢業就是失業。失業就是尋找被人PASS的機會。他找過很多工作。但是他不喜歡那種虛偽的人生。他覺得生活不該是這樣子的。從一個盒子跳到另一個盒子。然後最後到了一個小盒子。所以他辭職在家休息。

在家的日子並不算舒服。首先父母老了。看不慣自己養大的兒子每天遊手好閒。而他自己也覺得自己每天什麼也不做說不過去。可是外面的世界卻很難吸引他。他也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無聊的生活??。寂寞的日子。只有玩電腦消磨時間。在那段時間裡。他在網上認識了一個叫葉子的女孩。葉子是C市人。他們分別在中國的南方和北方兩個地方。共同的話語使得他們很快熟悉上來。陳宇豪看過葉子的照片。知道葉子是一個很漂亮的女孩。而且葉子的聲音他也聽過。很溫柔。是他喜歡的類型。漸漸的。他偷偷的喜歡上了葉子。有一天。他和葉子說。葉子。我發覺自己喜歡你。你能做我女朋友麼?這是陳宇豪第一次跟一個陌生甚至沒有算見過的nicepenny人表白。但是估計這種表白在這個時代很多吧。葉子同意了他。陳宇豪很開心。沒有幾天。葉子跟宇豪說。宇豪我想見你。你可以來看我麼雪纖瘦

陳宇豪當時說不出的感受。有點激動。有點羞澀。也有點沒膽量了。他常常聽別人說。網友見面大多是見光死。見了面也就完蛋了。更何況他又不出色。那麼漂亮的女孩怎麼可能看上他呢?所以他沒有答應。葉子聽了後不開心。兩天沒有理他。宇豪為了討葉子開心。換著花樣給她講笑話。打電話。發微信。終於才過了幾天葉子開心了。他們又從新每天聊Q,電話。只是每一次葉子說見面的事。他總是給自己找一個理由換開話題。她知道葉子不僅人好看。而且家境也很富裕。這種女孩如果在我身邊的話。估計都不會理我的吧?所以我們不能這麼早見面。必須等我擁有了什麼再去見她。這樣子最起碼真的見光死了。我也好受點。陳宇豪從新開始找工作。但是接二連三的工作。卻依舊和過去一樣。朝九晚五的生活。就和學校一個套路。雖然做的事情不多。但是也沒有什麼前途感。同事們除了說自己家裡的柴米油鹽事。就是說兒女父母的事。大多人抱著混一天是一天的思想。沒事幹還探討下周圍的同事和別的樓層的員工待遇。這種生活讓他又一次辭職回家。他的父母對這樣子的他已經受夠了。但是罵了也沒用。陳宇豪雖然懦弱。但是也倔強。這種倔強。是天生的。忍受著嘮叨。陳宇豪又開始了他的宅男生活。除了做作家務。剩下的時間基本上就是上網。和葉子的聊天依舊。這是他唯一感到欣慰的地方。這一天葉子跟他說。宇豪。我們該見面了。我都沒有見過你。別的女孩都可以和男朋友手拉手逛街。我也想和你這樣。陳宇豪不知道怎麼回答。這時候陳宇豪的父親進了他的房間。看到陳宇豪又在玩電腦。氣憤的罵他Comelow

你怎麼就這麼沒出息?畢業了就知道在家坐著。你就不能去外面找一個工作麼?你告訴我你想要什麼樣的工作?你想要的這世界有麼?你告訴我啊?

有的。陳宇豪氣憤的站起來說道。

那我不管你了,你去找啊。

我去。但是不在這座城市。這裡沒有我想要的。我這個月就走。

那你去吧。愛去哪去哪。

這時候陳父出去了。陳宇豪看著沒有回复的QQ上回到。好。我們這個月見面吧。

陳宇豪買了去T市的車票。開始偷偷的收拾自己的行李。他受夠了這種無奈的生活。也忍受夠了父母的嘮叨。他決定去外面的世界。他唯一可以想到的人就是葉子。如果以後和葉子在一起生活。那麼就沒有這麼多煩惱了。終於他登上了列車。告別了故鄉。

列車行駛到了第一站。旁邊的胖子終於醒了。揉了揉迷糊的眼睛。他問陳宇豪到哪裡了。陳宇豪忍者他的口臭。拿出自己帶的口香糖遞給他。說S市到了。胖子接過口香糖說了句謝謝。然後拿出一包煙。問陳宇豪去抽煙麼。陳宇豪說了句謝謝。然後背上自己的包跟胖子去下車抽煙。

十月的北方已經是有點冷了。尤其是晚上。陳宇豪下車後打了個哆嗦。然後拿出打火機開始抽煙。胖子依舊是一副沒有睡醒的樣子。懶懶的叼著煙。眼神迷離的看著遠方的黑暗。這時候胖子的電話響起來了。胖子拿出電話打了起來。

媽啊。對對。我在路上呢。剛才你給我打打不通啊?估計是車上沒有信號。我現在到了S市了。恩。在站台抽個煙。坐久了累了。恩。放心啦。這次回家肯定就哪裡也不亂跑了。就老老實實在家找個工作陪著你們。這些年辛苦你們了。我在外面挺好的。恩。小時候我不懂事。自己跑的那麼遠。恩。放心沒事。明早就到家了。放心啊。恩。媽。再見。

陳宇豪默默的抽著煙聽著胖子打完了電話。他是一個北漂麼?陳宇豪心裡想著。

胖子掛了電話抽完了煙。對陳宇豪說。我們上車吧。陳宇豪丟掉手裡的煙頭。跟著胖子回到了車上。

接下來的時間裡胖子沒有繼續睡覺。而是開始拿起手機玩。陳宇豪經過剛才胖子和母親的電話開始感覺即使胖子今天把他座位全部霸占估計也不會生氣了。畢竟這個人就是自己一直嚮往的那種北漂人士。這種人物無數次的出現在他曾經的念想中。他一直希望自己可以加入到他們當中。成為一個瀟灑的自由的人。不用和父母住在一起。不用每天聽父母的嘮叨。也可以想幾點睡覺就幾點睡覺。對於心中嚮往目標的人。人們大概都愛尊敬客氣。陳宇豪現在就是這種想法。

陳宇豪偷偷看著胖子手中的手機畫面。那是一張照片。上面有胖子。也有一男一女。他們看上去和胖子倒是有點像。估計還真是一家子。都是胖子。胖子看著手機。眼神一動不動。好像在想著什麼。也許是在想念自己的父母。不過陳宇豪剛剛才出門。倒是沒有那種感覺。只是覺得胖子好像是在外面混不下去了才開始跑回家的。反而覺得他沒出息。

這時候對面座位的中年婦女放下了手機。把目光投向了陳宇豪。起初陳宇豪沒有發現。他注意到時那個女人已經把手伸了過來。陳宇豪莫名的看著女人。

你們剛才下車抽煙去了吧?給我一根菸吧。我上車沒買。

原來是要煙。陳宇豪才反應過來。摸著自己內兜掏出了一盒自己買的長白山遞給女人。

不是好煙。湊合抽吧。陳宇豪不好意思的說道。

你這麼年輕的男娃娃到還挺像社會上待久的人啊。煙就煙。哪裡有什麼好壞。抽的喜歡就行了。

這次倒是陳宇豪不好意思了。本來他沒工作。花著的錢不是以前上班的積蓄就是父母給的。他有煙癮一般都買便宜的煙自己抽。以前有一次在單位。一個同事問他要煙。他也是掏出了這種那個香煙。但是同事那鄙視的眼神讓他還是覺得很受傷。所以以後有人問他要煙他都是加一句不是好煙。沒想到這次反而被教育了。

女人拿了煙就自己放下行李朝過道去了。陳宇豪無聊的觀察周圍的乘客。大概很多一個人坐車的人都有這癖好。沒事幹看看周圍的乘客都是什麼人。當然了。看到美女這事機率還是很低的。而且即使看到了。也和你沒關係。不過陳宇豪喜歡看的是人們的打扮面相。他平時愛寫寫文章。學生時代也獲過不少文學獎狀。他喜歡觀察路人和每一個人。希望可以從他們的言語和裝扮裡得到對方的故事。然後當自己的題材。

這時候胖子估計看手機看的困了。又繼續靠著座位睡了起來。陳宇豪對面的中年男人還是一動不動的睡著。陳宇豪則是自己看著周圍的乘客。

看什麼呢小伙子?這時候中年女人回來了。

哦,沒有什麼。就是看看大家都在幹嘛。

你很喜歡看別人做什麼麼?你是不是愛偷窺啊?

阿姨。沒有啊。我就是沒事幹也睡不著。

小伙子你多大啊。成年了麼。成年了也不該叫我阿姨啊。我又很老么?

對不起。大姐。我這人反映慢。

哈哈。看你那搞笑的樣子。你是去C市上學麼?

不是。我畢業好久了。

那是去旅遊麼?

算是吧。一半是旅遊。

那另一半呢?

另一半……

哈哈,是不是看女朋友啊?

陳宇豪有點不好意思了。就恩了一聲算是回答了。

女人也不再笑陳宇豪了。反而自己笑了笑說。看來是個癡情的男兒啊。

我麼?我不算吧。

大姐是過來人。是不是好男人我最看的清楚。男人也就是像你這樣一無所有的時候最是好。

為什麼呢?

哎。想當年我年輕時。也可以談得上好看。追我的人也挺多的。那時候有一個男孩特別喜歡我。上學時候我們是同桌。我我家裡條件不好。所以帶的飯總是饅頭沒什麼菜。他就把自己飯盒裡的菜夾給我吃。下雨了我沒帶傘。他就把自己的傘借給我。說自己還要在學校寫會作業。讓我可以打傘回家。他就好像是我的一個保鏢。冬天天黑的早。他一定要堅持送我回家。每次在我家的巷口。非要看著我走進去才離開。每天都是。畢業了我們也一起在C市工作。他總是開了工資給我送禮物。基本上我缺少了什麼就送我什麼。什麼圍脖啊。手套。手錶。什麼都有。真是個好男人。

那後來呢?

後來呢。我畢竟從小沒有家裡不富裕。老想的將來找對像要找一個有錢的。他雖然隊伍很好。但是我知道他家裡也沒有什麼錢。雖然他對我很好。可是我覺得他給不了我要的未來。女人麼。當她想要的東西有了。她會想要的更多。她會對比如今和過去的生活。如果過不好。當然不開心了。因為我漂亮。很多公子哥都約我。我後來的老公就是其中一個。

那他一定很難過吧?

他知道我要嫁人了。真的是難受死了。記得我結婚前幾天我給他送喜帖。他看了看說。要是我讓他參加這種婚禮。不如殺了他的痛快。我其實也有點難過。那時候我才知道我也挺喜歡他的。他說你要的是那樣的生活麼?我說是。他說給我時間。他有的我一定會有。但是我有的。他不一定可以給你。然後他走了。離開了我們的家鄉。後來聽說他在外面生意做的很成功。只是一直沒結婚。可是我卻過的不幸福。我以為我有了錢可以快樂。但是那個人只是愛我的美貌。後來他去外面找別的女人。我敢怒不敢言。後來我離婚了。一個人在T市。如今我累了。打算回家了唄。

那你確實挺不容易的。陳宇豪聽了這個故事不由的同情起女人了。

沒有。只是那時候不懂愛吧。其實幸福就是放下你的想要。你想要幸福就不會幸福。因為你有的是慾望。去了想要。才幸福。

好經典的話啊。

哈哈,不是我說的。我看書上寫的。你呢。打算去C市發展麼?為了你的姑娘。

我。我不知道。可能吧。反正我在T市也一無所有。在哪裡都一樣。不如在外面闖闖。

那你爸爸媽媽同意了麼。家裡就你一個孩子麼?

我爸媽不太同意。因為我家裡就我一個孩子。

哎。誰家父母捨得孩子離開自己啊。說是該去外面闖闖。其實心裡還是一萬個捨不得。

我爸才不會不捨的我呢?他就知道每天喝酒。然後再外面跟那群狐朋狗友打麻將。在家我們也一直吵架。我走了估計他開心了。

才不會呢。你又沒當過爹。你怎麼知道。

我可以感覺到。

那我說。你到了C市呢?是為了愛情麼?那如果那個女孩不能和你一起相伴到老呢?如果你們以後分開呢?你會回家麼?

我沒想過那些。

記得我說的,女人要的是安全感。但是安全感不是你對她好。她愛你就夠的。還有很多決定著你們的未來。

這時候一直睡覺的中年男人睜開了眼。他看著正在聊天的陳宇豪。陳宇豪以為是自己說話聲音太大了吵醒了他。趕忙說叔叔是不是我說話吵醒你了。

男人看著陳宇豪。揮了揮手。看樣子意思是和他無關。

小伙子,幾點了?男人問道

已經凌晨3點多了。陳宇豪說道。

小伙子你恨你爸爸麼?

啊?恨的話好像也沒到那份上吧。只是看不慣他的行為。陳宇豪小聲說著。

男人看了看陳宇豪。又閉上了眼。

小伙子,我在你那個年齡也不懂父親。後來自己當了父親。我開始不懂孩子了。我的兒子就是在一次和我吵架後出走的。至今我都不知道他去了哪裡。活著好不好。每天可以吃飽飯不能。在家時我缺少和他的溝通。使得他最後選擇了離開我。這麼多年了。我好不容易打聽到了他在C市。我這是去找他。

出走? !和我一樣麼。陳宇豪心裡想著。自己好像也算出走吧。不知道明早父親看到自己不在會是何感想。會著急?會生氣?會打我?不知道。

那,叔叔。你找到你兒子會打他罵他麼?

打?我都老了。怎麼打得動。罵。多少年都沒見了。為什麼開頭就要罵。我只是想見見他。然後給他道個歉。

您給他道歉?是他離家出走啊?

可是是因為我。其實他剛走我也生氣,就當沒這個兒子。可是時間越久。我越老。我發現我越想念他。如果當時的我們可以沒事乾和別的父子一樣多溝通。多交流。結果一定不是今天。我想告訴他。我想他。就像他出生時一樣。看著他。抱著他。

陳宇豪接下來沒有說話。只是彷彿心裡最柔弱的地方有一種強烈的被戳中的感覺。那是什麼感覺?

接下來中年男人又繼續睡了。只是睡之前說了句到站叫他起床。而女人也和陳宇豪聊了一會後靠著座位睡著了。 4個人裡只有陳宇豪一個人久久無法入睡。

我這麼做?是對的麼?

陳宇豪一遍又一遍的問著自己。

陳宇豪在這個夜晚想了很多事。想起了他小時候。父親帶他去報名上學。想起父親那時候晚上和他一起打遊戲機。還牽著他小時候家裡養的狗。每天在學校門口。牽著狗的父親。等著年幼的他。後來長大了點。父親不接他了。父親開始愛喝酒。因為事業的挫折。他一蹶不振。陳宇豪看在眼裡疼在心裡。他想幫父親。可是他除了說點安慰的話什麼也做不了。那時候父親再沒陪他打過遊戲機。陳宇豪小時候畫畫很好。曾經想報名學畫畫。可是學費問題。父親沒有答應。母親覺得他喜歡。就給他找了一個老師。可是老師家離的他們家很遠。有一年下車大雪。母親騎著自行車去送他。送到後。母親說在外面等他。等他畫完已經天黑了。他出門。母親就在門口等著他。當時他心裡感覺很難受。後來他說我不想學畫畫了。說沒意思。母親罵了他一頓。只是他沒事時候還會自己畫畫。只是母親不知道。還有他幼年的朋友宇。那時候兩個人形影不已。都愛畫畫。陳宇豪不能學畫畫後。宇是唯一一個知道原因的人。他跟陳宇豪說。我去學完回來教你吧。小時候真好。他心裡感嘆著。我好像虧欠著很多人的帳沒有還呢啊。他對自己說。

不知不覺。他睡著了。他做了一個夢。夢裡的他回到了小時候。父親依舊是小時候記憶力的父親。牽著狗。在對他笑。母親推著自行車看著她。也在微笑。還有宇。他小時候唯一的朋友。背著書包像他奔跑過來。揮著手叫著他。還有葉子。對著他微笑。好多人給我了期待啊。他在夢裡笑著。可是他不知道。睡著的他卻流下了眼淚。

清晨。陳宇豪睜開眼。看著窗外是一片南方獨有的稻田。白霧濛濛陪著綠色的植物。他好像進入了仙界一般。原來黑暗裡藏著這麼多漂亮的風景。他舒服的伸了個懶腰。看著窗外。這時候胖子,女人也都醒了。和他一樣一起看著窗外。胖子和女人一起說。還是故鄉的景色美啊。陳宇豪看著那些美麗的風景。露出個淺淺的微笑。

這時候列車開始報站。 C市馬上就要到了。請乘客們準備下車。

陳宇豪拿起自己的行李。這時他想起要叫中年男人起來。就去推了下中年男人。

叔叔。到C市了。你也準備下。

可是他推了半天也沒有反應。這時候他用力一推。中年男人倒在了女人身上。這一刻他突然心裡感覺到了一種恐懼。女人彷彿也反應過來。開始大叫。有人死了。快來人啊。胖子也趕快起來。趕快大叫乘務員。陳宇豪愣著看著眼前的一幕。第一次。死亡離著他如此的近。昨晚還一起聊著的人。今天就不在了。他呆呆著看著。

列車管理員和乘客都來幫忙。抬走了死去的中年男人。剩下的乘客正常的下車。到了C市。陳宇豪出了C市車站。看著一個大照片寫著C市歡迎你。這一路的旅行。好像走了好久。這時他的電話響了。是葉子。陳宇豪接起了葉子的電話。葉子那邊問他到了沒有啊。她已經準備去接他了。陳宇豪沒有說話。沉默一會後。陳宇豪說:

葉子,你愛我麼?

愛啊?傻瓜怎麼突然這麼問啊?

那我們要結婚的吧?

什麼呀。才不嫁給你呢。

是麼?可是我想娶你呢。

傻瓜。我愛你了。到了麼。我去接你。

葉子。我想我要給你一個未來。但我覺得不是現在。在我可以給你一個未來的時候。你還是別見到我了。不然失望時。最起碼你記不得我的模樣。我來這裡,並不是為了跟你一夜情的。你理解我麼?

恩。我懂。

葉子。如果你會等我。那麼我絕不負你。但是。我們現在不能見面了。我要給你未來。如果那時候你的未來需要我。

恩。我知道了。宇豪。我愛你。

我也是。

陳宇豪又和葉子簡單的說了兩句。掛了電話。這時候他打開電話薄。翻到父親那欄撥了過去。

餵。宇豪啊。你到哪裡野去了?

……

宇豪。你個兔崽子。你去哪裡了,趕緊給我回家。

……

宇豪。以前是爸爸不對。你在哪裡啊。你回家吧。宇豪。爸爸想你。爸爸給你道歉了。

不,爸爸。是我給你道歉。對不起。爸爸。爸爸。我愛你。

這一刻。他們都哭了。只是多年來心裡的解。消失了。

陳宇豪沒有去見葉子。他去了車站詢問剛才那個死去的人。身上是否有他兒子的地址。說自己認識那個人。答應過幫他找兒子。可不可以幫忙看下。車站的管理員後來給了他一個死者身上的地址。但是沒有給他。只是讓他自己拿筆記下來。他順著地址找到一個飯店。大概是因為早晨。飯店沒什麼人,只有兩個女服務員在忙的收拾。還有一個男人在前面櫃檯算賬。看到有客人來。男人露出了職業的微笑。說。吃點什麼?陳宇豪問。你認識XXX麼?男人明顯吃驚了下。問他是什麼人?那是我父親。怎麼了?他死了。在列車上。我是坐他對面的乘客。他說想來找你。可是突發猝死了。不過很安詳。

男人愣住了。看著陳宇豪。陳宇豪也感覺氣氛很壓抑。低頭說。他讓我見到你說句話。他想跟你說句對不起。他在C市醫院。你去看看他吧。

陳宇豪離開了飯店。身後是男子的痛哭聲。爸爸啊。爸爸。

陳宇豪獨自逛在C市。這座曾經他一直想來卻來不及到來的地方。這裡是曾經戀人生活成長的城市。他本以為來了這裡一切煩惱都沒有了。可是來了才知道。他來這裡。是為了學習。學習的內容呢。是成長。無論是漂泊的胖子。被拋棄的中年婦女。還有那個為了給兒子道歉的父親。包括他和葉子。他和父親。這些。是他來這裡尋找的。他要的是什麼。他似乎明白點了。但是還是那樣。說不出來。只是。心裡卻比平時感覺充實。他又去買了一張回T市的車票。

再見了。
[PR]
by linkh3 | 2012-12-07 12:06 | 食物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