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的彩虹


by linkh3

<   2012年 08月 ( 4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幾分醉春雨中

雨,淅淅瀝瀝地下著,拉近了溝與堤的距離。清洗了大樹與小草上的塵埃,沖走了大風過後遺下的失落,帶來了鳴蛙跳過水草的喜悅。

雨是午夜來的。起初是滴滴答答的,慢慢的聲音越來越大,嘩嘩起來。飢渴了一冬的麥苗和樹木,該能痛痛快快的飽飲一場了吧;焦慮了一冬的農民們腰背痛,該能香香的睡一個好覺了吧。

而我卻再也不能入睡,聽雨在午夜。

今年的第一場雨把我從睡夢吵醒,我卻不會責怪他的魯莽,他也許太心急了,因為與我們已整整一冬沒見。我要感謝昨天被我扔到門外的廢棄紙片,不然我怎能感到雨來得突然?

這時的雨是一滴一滴落下的,從九天之外驟降人間,正砸在蒙著厚厚的塵土萬物,別說現在正是午夜,就是大白天我想也不宜出門。外面一定是塵土飛揚吧。等到明早出門就好了,萬物已被洗滌乾淨,處處瀰漫著泥土的芬芳,沁人心脾。

可惜剛立春沒幾天,樹木還都未長出葉子,不然今夜我將能聽到多麼美麗動人的樂章啊。雨打在樹葉上,“啪啪”的,自然的樂調,天籟的聲音。不過大地與雨已協調的奏起樂曲,足以讓我在今夜沉醉。沉醉在自然的懷抱裡,享受著心靈的洗滌。我突然想找個人傾訴這種感覺,而那個人又應該與我心靈相通。

雖然雨已經是“嘩嘩”落著,搬屋卻不用為明早起床會看見滿地的落紅而傷感,因為這是初春。不為落紅傷感,看到滿目的蕭索,又生傷感於心。光禿禿的樹枝晃動在潮濕的空氣中,人們厭惡於道路的泥濘而不願出門。在初春寒冷的夜,聽著冷冷的雨,誰不想把被子裹得更緊一些。把潮濕的傷感在暖暖的被窩裡暖乾,明天道路將被雨水沖洗乾淨,走在上面會很輕鬆。

撐一把油紙傘走在乾淨的街巷是什麼樣的感覺呢,我想到了我從街上帶回來的雨傘,她如今雖不在我身邊,卻像在我身邊一樣。那是艷陽高照的日子,溪里的荷花正開得嬌豔,讓人不自覺地想到了雨,那是夏天的雨,充滿激情。而現在的雨是綿綿的感覺,讓人想起纏纏綿綿的愛情故事。而那個故事注定是淒美中帶點哀怨。

當我聽不到雨落的聲音,突然想起了溪水、湖水,雨中的溪水、湖水。溪水、湖水上正該是煙雨濛蒙,而我也不是獨自一人泛著小船。那是我的夢,今夜的雨帶我到夢中暢遊。可畫面不會在夢中定格,就像雨不會在天空停留。看不見窗外的雨,我只能用心靜靜的感受著她的輕舞飛揚。

第一場雨依然淅淅瀝瀝著,這是春雨的特性,而我的思緒也伴著他飛揚不止,但我最終還是睡去,一覺到天亮搬屋公司
[PR]
by linkh3 | 2012-08-30 17:34 | 食物檔案

美麗的春天記憶

春天向我走來了,來為我唱冬季的輓歌,唱醒了熟睡的曠野。我在尋找著雲居山澗翠綠的詩篇,傾聽了桃花小溪淙淙的歌謠,拾撿起修江河流漩渦的散文,描繪出柘林湖畔秀美的畫卷。

濕濕的,我挽一網濛濛的喜雨編織春天的夢想;柔柔的,我攜一縷綿綿的春風吹醒封凍的田野;切切的,我用一首悠揚的歌謠抒發沉睡的激情葡萄酒

後來呀,用記憶的詩篇,喚回多情的心靈;用深深的眷戀,嚮往遙遠的回憶;用歲月的犁耙,翻耕板結的泥土。

春風翻開了這個季節的日記hair care

河岸一片片的柳葉掀開了春天的序幕,山中一朵朵的桃花點綴著燦爛的故事,湖洲一叢叢的嫩草裝扮成碧綠的色彩,田間一聲聲的短笛拉開了嘹亮的序幕。

這是一個多情的季節!那鄱陽湖畔迷朦的煙雨,濕潤了輕鬆蕩漾的小木劃;那雲居山上煦暖的和風,加深了潔白記憶中的綠意;那修河圩堤湛藍的天空上,飄蕩著兒時打轉的風箏,也穿梭來往散步的行人。

陽光像似害羞的少女,不輕易暴露她的笑顏,一旦出現,就充滿火辣辣的味道,把塵封幾個季節的氣息,蒸發在空氣裡醞釀,染綠了這個季節的希望脫髮問題

鳥兒扇動臃腫的翅膀,鳴唱起季節留下的歌謠,與牧童短笛應和著。就是夜間,青蛙們在池塘邊,開起了屬於它們的演唱會,隨著春風,傳向遙遠的天邊Psychologist

雨,這個季節的常客,也膽小如鼠地敲打著鄙人的窗戶,是要驚動我的靈感,還就是那樣地溫柔的性情?

我沒有更加華麗的詞彙來形容春季的感受,寫下了以上文字,無非是讓美麗的季節更加美麗,讓燦爛的季節更加燦爛,讓充滿希望的季節更有希望甲殼素
[PR]
by linkh3 | 2012-08-21 18:06 | 食物檔案

夏花一樣的絢爛

每當會胡思亂想時,以前在夜裏,喜歡用寫來磨滅,最後的結果是越磨越深,在心底刻下了難以釋懷的烙印;現今,發現閱讀竟比寫,更能使我轉移目標。

記得在初三以前,除了會買寫必備的資料或用具,幾乎都沒有去買過一本自己專屬的書。小學時,不愛學習,更是不知道怎麼學,一天到晚就只知道玩,但當時還比較感興趣的,也就只有家裏的中醫藥類的書,記得那時會認的植被還不少,不僅是它的名、別稱、科屬,還有它的習性、藥用等等,因為後來用得少、見得少,現今是大都還回給那幾本書了。初中時,漸漸喜歡看書了,不過是類型的轉變,但都是借的,有什麼看什麼,沒多大挑剔的;初三時劍偏古風,但對詩詞古賦、歷史風俗等興趣最濃。進師範後,可能是時間、金錢等都比較獨立化,自己可以好好地規化,所以去圖書館、書屋、書店的次數逐漸增多,不知不覺裏就在私人經濟能接受的情況下,一本本的,專屬於自己的書本多了起來。

有時候,因為興致,適時看的書都不同,有些書買了反倒沒看,借閱的倒是不少;最麻煩的莫過於還不穩定,每每遷移,總想帶走,這時才發現不如買回時的那麼輕巧,雖明白這個理,可每到一處,總還是忍不住往窩裏搬…

我喜歡或躺或臥著看書,總想找個可以依靠的支撐點,所以,閒暇時刻,我多半是在床上的,而床上,隨手遺放的書也是不少。平素裏有時看書看到一半就睡了去,有時躺著看書困了,不想動,就直接把書放在枕邊就睡著了。

本是生來隨性,即使人前中規中矩,人後,總是隨性的,我也比較支持活出真性情。人生在這歲月的河道裏,本就是一瞬,如此短暫,又何必不在觸犯這世理之時,活出一個真性我來?
[PR]
by linkh3 | 2012-08-14 12:51 | 影響了心情

無法給你一個承諾

從安靜地盛放到無聲地飄落,再美的花朵,命運或許也不過如此吧。誰會真正清楚她是在那一刻綻放又是在那一刻飄落,多年以後誰又還會清楚地記得當花瓣落地時那錐心的一痛?一分流水二分塵土,楊花落地時,隨水而流的尚且只有一分,更何況其他呢?與水相隔萬裏怎敢期待隨水而去?或許愛情的命運也是如此吧,誰敢期待她會隨著自己的心走下去呢?”她在日記裏這樣寫著
  
她叫夏怡笛他叫謝洛,她大一,他大二,他們不在一個城市,他們有共同的偶像,共同的愛好,他們想去同一個地方、、、、、那一年夏天她遇見他,就像花開時刻,也是那樣的無聲無息,他對他只有敬佩、一直都是,她很安靜,話很少,他們很少聊天、很少說話、很少交流、一直都是part time
  
她只會偶爾地關注一下他,因為她很敬佩他、一直都是,他更是很少地關注她,因為他一直很忙。
  那一個秋天他突然主動和她說話,她很開心,嘴角的笑容是那麼地明顯。他在QQ上給他發了一個笑臉,雖然只是一個表情,但還是足夠讓她高興一小會的,他對她說你寫的那句話是對我說的嗎?他有一點不解,在這之前她是寫過一句話的,是從她喜歡的一本書上抄錄下來的。只是因為喜歡、所以就寫下來了,但是他為什麼會說是寫給他看的呢?雖然有點不解,但是嘴角的笑容還是掩蓋不了她的開心,“原來他也可以這麼有趣”他在心裏這樣想著,但是她知道,她是一個驕傲,自尊心又很強的人,“如果說不是寫給他看的,他會難過吧?”她這樣對自己說。於是她回答說:“也是寫給自己看的”
  
後來有一次,他對她說:“問你一個問題好嗎?他依然很開心,因為他又主動和她說話了。她回答說:“好吧,”他有些難為情地說:“算了,還是不說了”她說:“為什麼呢?”他說:“不好開口,也不知道該怎麼說”她說:“嗯,你說吧,你覺得怎麼說更能讓人聽懂就怎麼說。”他沉默了一會兒說:“還是算了吧”她說:“那好吧,”過了很久之後,他說:“我有女朋友,所以、、、、、、”她有些迷惑了,但也聽出了其中的韻味,她沉默了一小會後說:“你不要亂想啦,只是因為是同道中人,有共同的愛好,所以平常會多關注一下下,不要亂想,不要因為這影響了心情。”他很尷尬地說了句“慚愧呀”她似乎有看到他用手撓著頭,然後很難為情地說出這三個字。
  
之後的幾個月裏她過得很糾結,他時常會想起他問他的那個問題,就是有時候上課也會突然間走神,腦子裏想到他的話,想到他。她以前是很少這樣的,“是的每次他跟她說話她都會很開心,就算發生了再不開心的事,只要他跟她說話,她的一切煩惱都會消失,難道這就是喜歡?”她在心裏問著自己。可是在這之前她從未想過自己會喜歡上他、甚至愛上他,因為在她心裏,她對他只有敬佩,一直都是,或許也永遠都是。因為她知道他們之間太遠、太遠,無論在那方面,都太遠太遠護髮
  
後來很長一段時間,他們很少聯繫,但是她卻會時常在夢裏夢到他,那段時間快期末考了,這是她上大學以來的第一次考試,她告訴自己,不能因為這影響了自己的考試,其實她也是一個很要強的女孩。她逼著自己不要去想,可是無論怎樣做,她還是阻止不了自己的思想,於是她想了很長一段時間,決定告訴他,“她喜歡他”,後來她用了一個晚上的時間寫好了郵件,把時間定到她考完最後一堂試的時候發給他在這期間他就可以靜下心來準備她的考試了。
[PR]
by linkh3 | 2012-08-07 16:52 | 影響了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