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的彩虹


by linkh3

<   2012年 07月 ( 5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一樣永遠給他溫暖

 每天,耳邊有他關切問寒問暖,身邊,有他在左右相伴。感情升溫,愛情不遠。他是我生活中的自然,愛情之花也許開在美麗浪漫多情的夏天。過早盛開的鮮花不一定美豔,愛情就是兩情相悅平平淡淡?沒有機會經歷生死的考驗,莫非是遺憾?樸實無華是愛情的真諦?愛情最善變?我還迷惘,我和他真的有緣?愛情一定有過程,長跑能有重大發現?他焦灼不安:非要磨到水滴石穿?    

秋陽淡淡秋風爽爽的時候,廠裏組織去盤山旅遊。我興致勃勃坐上了幼稚園的專車,和同事們歡聲笑語放開歌喉。突然,他跑過來對著帶隊的人請求:“我搭你們這輛車去行否?”眾人一陣大笑:“就這一會功夫,你都不給於美人自由?”他這個人啊,每天如此依戀難分繾綣不休,愧對秦少遊。粗人一個,不懂得什麼是擁有。但多少我也有些感動,也許這人誠實可靠天性摯就,在為愛情守候?這就是我的愛情?秋天金燦燦的豐收?  大雁要向南飛回,小姚將我緊緊追隨。表層的景致,可能是虛偽?愛情和生活就是一杯淡茶水?他的心依然時時向我這方飛。多次求婚都被我或嚴詞或委婉阻退。他卻意不冷心不灰。一如既往的和我派對。一副“此生愛你無怨無悔,你就是我的唯一”之最。我每天和他也出雙入對,得空就把自己放飛。常常拿著日記本去彩虹河。和彩虹橋吟詩作對,一腔心事傾吐給河水,享受晚風柔柔的吹。  

這一天,晴空天暖,小姚中午在車間值班。我草草吃幾口飯,就和宿舍女友再見。趁著中午空閒,去彩虹河纏綿。急匆匆走到廠門口,一個同事慌慌張張跑到我面前:“小於,你知道嗎,電氣車間失火,可能工作人員有危險!”啊?我一陣暈眩,小姚他怎麼樣?我心懸!我第一次對相惜相知的懂得撚弦為曲

異性掛牽,是什麼使我惶惶不安?是互相來往了很長時間?是愛情使然?那位同事什麼時候離開的我竟沒看見。突然間,他對我的種種好,浮現眼前。他的柔情,他的隱忍,他的謙讓,他的誠實,他的勇敢--原來他已經在我漫不經心時住進了我的心間!他萬一受傷致殘--我不敢往下想,不,我是誰?他就是殘了,我也會關心他愛他,陪伴他每一天!我既然和他有緣,就堅守永永遠遠!  

我挪動腳步去幼稚園,對,打電話問問那邊。我突然加快腳步,奔向幼稚園。電話怎麼總占線?同事看我急得直冒汗,打趣說:“哈哈哈,往哪里打電話?今天太陽出西邊!只是電話你別想打通,那邊著火正戒嚴。高傲的公主啊,何時變成小可憐?”“去一邊,別添醋又加鹽!”我只好默默到後院,眼裏珍珠斷了線。下班後無心吃晚飯,去姚的宿舍把消息打探。大門緊鎖我只好等,心中祈禱無數遍。太陽無情西方落,月亮悽楚掛天邊。小姚你若再不回,今生就別想見我面。月亮偏偏躲進雲層裏,心裏的話兒對誰言?  

春風吹來時,我習慣去彩虹河看潮漲潮退。冬天寒流襲來時,我還是去彩虹河為腳下飛滾的泡沫陶醉。青春的年華啊一去不回,我的心一如流去的河水。生命的長河中是偶遇還是幸遇了小姚?他對我無限眷戀,他誠實可貴。不知他生死安危,我照舊來到彩虹河徘徊不回。熱情的彩虹河和彩虹橋這時也話音低垂,你一句我一句將我安慰。坐在堤壩上我止不住淚水。淚水落到河裏,隨著河水向東流去,天邊灰灰。突然彩虹河問:“你們看,那是誰?”從沉思中驚醒的我猛一回頭,上帝萬歲!我牽掛的人就站在我身後,溫情脈脈含笑微微!我激動高興的方式就是用拳頭捶:“你沒事?你去哪了?車間著火後你不通知我有沒有愧?”他一把抓住我的手,解釋的話一大堆:“著火後電話線被燒斷,我又不能離崗位。搶救財產很緊急,我送同事上醫院,哈哈,這才趕來把你追”。‘別人急死了你還笑,遇見你我真悲摧。”小姚一把拉過我,替我擦拭臉上的淚。感情的潮啊彩虹河的魅,我們緊緊依偎。任憑風兒不停的催,我和今天我把他歸為愛人的人雙雙沉醉!  三月的南國小城,楊柳依依,花開婉妍,這樣的季節,我在明媚日光裏的所有念想都在熱烈的綻放。看著那些美得心醉的滿城春色,那些華美絢麗的風景,一直都記得和你的約定,說好了的,要一起相伴,一起看春暖花開。
  

我在這樣一個花香怡然的季節裏,這樣一個適合擁抱的季節裏,期待著你的到來。拈花微笑,你來,我在婉約雅韻的楊柳岸邊等你踐約而來,翠色輕煙裏,帶著這一份相遇的美好,與你沉浸在這詩情畫意的風光裏,暖風輕揚,身邊有蝴蝶盈盈的從頭上掠過,一樹樹的新綠中有燕子呢喃,鶯兒歌唱,我們就這樣以擁抱的姿勢靜聽花開的聲音,在如詩如畫的璀璨裏看你笑靨如花明眸清澈,嫵媚了這一春的風景。俯身拈起身邊的一朵花瓣,有絲絲清香氤氳彌漫在你我之間,一如我和你之間的那些清韻如花開的友情。
 

臨水而立,你來,我在古典風韻的青石板上等你踐約而來。與你靜聽流水清風的歡歌,煙柳畫橋上停駐,任一池春水緩緩的流瀉,彈一曲千裏江南相守的情長。和風吹過,波瀾蕩漾,那一圈圈的漣漪恰如你我嘴角的那一彎微笑,煙波渺渺,素心淡淡,如水的心語在青山綠水間回蕩。
  
不會忘,那些寒冷的日子,你看著我寫下的那些文字,總是很關切的問我過得好不好?不會忘,我們相聚文網,你說過要和我一起在文字的江湖裏面朝大海,約一場春暖花開;不會忘,我們約定一起在文字裏結伴同行,慢慢變老;不會忘,那些偶爾情緒不好的時候,你給我的安慰,說好了相守文字,不離不棄;不會忘,只是很偶然而短暫的相遇文網,你留在我文字後的那些評論瞬間穿透我的心,只此一句,我知道你懂那些文字,你懂我心中的愁怨悲苦。是的,只是一路跌宕,一路蘼蕪。緣起緣逝間,豈能說只是素心微瀾?那些和你品詩論詞的日子,盈盈在心,相刻在這個春暖花開的季節裏。
  
只說春光無限好,怎奈春風送君行,短暫的文網相遇之後是不知歸期的遠行。綿婉的溫情裏,用文字牽起你的手,再遙遠的距離,彼此亦可感知那份相約的美麗,虛擬的網路裏,你臨屏打出的那些關心的文字,那些關切的話語,這份真誠的情意一直都在心底!
  
期盼,我們踏一地的花香,賞一城的春色,在盛放的百花叢中擁抱春光,語笑嫣然相伴走過,只願借著這一季的溫潤明媚與你攜手一腕清新,一袖花香,一片幽雅,一襲恬淡,靜靜的棲雲寢月,於歲月的深處,笑看紅塵紛擾,相知到老我在深深淺淺的文字裏執著的等著你。
[PR]
by linkh3 | 2012-07-31 15:58 | 食物檔案

天晴的時候出發

汛期的那場雨,像在天空中懸掛了一面雨幕,淅淅瀝瀝,嘩嘩啦啦,演繹了三天三夜。這是遲來的雨季,雨水用無休止的執著,表達著對那乾涸大地的深深歉意Logistics Company

當烏雲撥開天空,歇了三個晝夜的白色火球,精神抖擻地禁錮在天際中央,肆無忌憚地燃燒潮濕的大地,回收著天空灑落在人間的淚水,像是對其軟弱表現的無情體罰,在朦朧繚繞中,雨水變成騰騰的蒸汽,重回天空,變成雲朵,漫無邊際的遊蕩。有時候遐想,世間萬物是多麼奇妙,就如人之一生於世,我們不會無休止的得到什麼,也不會無休止的失去什麼,因為陽光的存在,所有的一切都在夜以繼日的輪迴中死去,重生,重生,死去……

人的一生,有多少時間是在這樣的輪迴路上呢?很多很多吧,我們會走很久很久,然後不經意間我們累了,恍惚間我們老了,毫無預兆的,這個世上又多了一副失去靈魂的身軀。

在路上,我們會錯過一些風景,因為我們遇到了一些人:在路上,我們也會錯過一些人,因為我們太過於留戀一些風景。誰也無法打破得與失之間的這種平衡,如若能夠,如聖人般的一路走來,我們就不會如此疲憊,如此滄桑。真正的旅者,都會有一顆居無定所的心吧。他不喜歡在一個地方長期的停留,他把自己交給了路上的風景,而不是命運。在旅者的眼中,每個城市都有神似的地方,城市無非就是歷史提供給人們的寄身之所,無論是何種性質的停留——過客?駐足?工作?定居? 。 。 。 。 。城市就是人們對一個地方慢慢習慣的產物。這其中不乏有太多的旅者。有些時候,他會很羨慕那些走在每個街道上行色匆匆的背包客,有些時候,他又會由心而生一種厭煩。然而就在這兩種截然不同的情緒之間,不經意的留意下自己,原來自己已然成為了他們的一員,在每個走過的地方描了淡淡的一筆Claire Hsu

輾轉於熙熙攘攘的大小車站,夜宿於千篇一律的無名旅館,咀嚼著各式各樣的地方菜餚,品味著形形色色的風俗文化。京城似乎永遠有過不完的天橋和地下道,江南好像有永遠也坐不盡j的船舶和小艇;濰坊的天空或許沒有過多鶯鶯燕燕的風箏,卻會讓世界各地慕紙鳶之名而來,邯鄲的街道上亦或許沒有太多搖曳多姿的都市麗人,卻是久聞於世的美女之都。故,旅者皆要有一顆包容萬象之心,只因我們短暫的駐足,帶走的卻是對一座城市底蘊的深層認識。

旅者想要在一個地方停下來歇息的時候,在潛意識裡,他們是到了一個熟悉的地方。抓住他們心的不是這座城市,而是這裡的人們。停下來,整理一下凌亂的心情,休頓一下疲憊的身軀,回首一下來時的旅途,重溫一下路上的美麗風景和可愛的朋友。突然間會發現一些東西,它們在失去的同時,也在強壯著我們脆弱的心靈,清潔服務成全著越來越頑強的自己。

只有做到這些,一路走來,我們才沒有虧待自己,也只有這樣,在以後繼續前行的路上,只要是自己決定的選擇,才不會覺得失去了生活的意義。
[PR]
by linkh3 | 2012-07-23 16:08 | 深深歉意

再見青春,揮手流年

純真,這個是我們步入青春的第一個姿態吧!荏苒時光流逝,我們不再幼小,但是內心依然純真、對未來一片憧憬,各種夢想接踵在腦海如電影般片段式的一一閃過,不可否認都是那麼的美好,結局那麼的圓滿。那時我們會怀揣著各種美好的夢想昂首挺胸信心滿滿的迎接每一個即使烏雲滿天的美好明天。不論現實多麼的殘酷依然能夠開心的面對,即使受傷也會告訴自己“沒什麼的,這麼小的挫折你都無法面對它打敗它,你的夢想還怎麼實現。”然後擦掉眼淚,爬起來一顆不怕狂風暴雨的小草就這樣在一次次的打擊中再次重生了。

純真,一個在成熟的世界裡被定義為單純且幼稚甚至帶點小傻的代表、但是你卻能在關鍵時候發揮出你超常的能力,在無助時從不吝嗇的鼓勵眼神、在孤獨的人需要時送去的溫暖、在旁人誤解你的好心時你依然如不知的關心、對傷害自己的人依然傻傻的守候、等等數不清的在別人不屑也不願做的事,你卻屁顛屁顛的做得不亦樂乎、或許是你的樂觀感動了上帝那個慈善的老人吧,即使讓你遭遇了各式不同的經歷,因為習慣於你的純真,終究卻是不捨你即使疼痛要帶著微笑的搞笑又讓人心疼的表情出現而心軟了,讓繼續純真且幸福一直微笑下去......

所以青春,我想以最純真的姿態與你告別。悲傷,是一種態度、當流年的記憶不再清晰,純真也遠離我們而去、接踵而去離開的人們一個個都幸福了,獨留自己的卻是一地的悲傷、青春在這時是陰暗的,陽光不再,烏云密布連帶著天氣都是那麼的沉悶、似乎下一秒離開了風扇就會忘記了呼吸,原本以為或許雨衝破了阻礙下下來就能呼吸順暢,結果卻是真的忘記的呼吸、只因王母娘娘被玉帝氣的??只顧著悲傷的哭泣,玉帝被王母的悲傷驚呆,忘記叫風姑娘出來安慰哭得梨花帶雨的人、滿室的人也被她的悲傷而感染、你看悲傷是會被渲染的,你看連帶著大地,動植物都籠罩在一篇悲傷的氛圍裡。

有時候我們不必因為自熱的規律而一直傷心,想像成他們去另個一極樂的世界並祝福他們,讓還健康的我們帶著陽光帶著快樂去替他們享受這他們還來不及欣賞的美好。更不必因為一些傷害過我們且無情離去的人悲傷,想成你的離去是為了讓我遇到更好的他(她)做陪襯的那樣豈不更好,何必如了惡人的願,拿著他人的錯誤懲罰自己。其實很多時候悲傷與否都是取決於自己的態度,路要怎麼走還是看自己怎麼選。

悲傷,是一種習慣、當我們悲傷的態度得到渲染的時間太過長久時,慢慢的就會以為自己真的是悲傷的,習慣於那樣的氛圍,沉溺其中不願自拔、或許那時我們逃避面對的一種藉口,也是一種麻痺自我的現象、然而本該陽光明媚的青春就這樣的被後天養成的一個壞習慣給帶到了暗無天日的陰暗境、青春,不該如此的陰暗、青春,不該如此的悲傷、青春需要我們用一個向上且積極有朝氣的心態去變成一種習慣的迎接它,告別它、哪怕不能那麼的陽光明媚起碼我們也要努力的不讓烏雲一直籠罩,或許有時候要改變一個習慣不容易,改掉一個壞習慣更不容易,但是時間它會給予我們最大的支持,那便足以、
[PR]
by linkh3 | 2012-07-20 12:42 | 食物檔案

映襯在一片斜陽下

高一就這樣從身邊滑過。於此高一,我每天活在深深的憂慮中,控制自己的情感,長時間不寫文,浮華絢麗的辭藻悄然流逝。不再如往年多愁善感,不再為淺憂賦文溢美,高一這年,再也寫不出傾情文章。

但是,我卻無為此有太多感傷,我還有一個遙遠而令人憧憬的未來,還有一個矢志不渝的目標。至少,我心中仍然裝著一個人來填補我空虛的心靈。

與這個盛夏,我們都面臨分別,帶著迷惘的眼神望去這個盛夏,我又會和誰道別:細數往事,在一片或藍或灰的天空之下,那條反反复復被踩過的路,一個渺遠的掠影在餘輝的映襯下,顯得格外悲壯與落寂。一種繁華落盡的感覺處處露出淒麗傷感的美,也不知何時開始喜歡上的一個人的孤獨。在高一學會了放手,學會了向世間最美麗的情感致敬。

於此高一,失落、愁悶、煩躁、矛盾縈迴繚繞在身邊,我知道在即缺少一份寧靜,亦或是沒有聖人般的寵辱不驚閒看靜花。我習慣了失眠,從最初五天的頻率、再到兩天一失眠最終於每天零點之前毫無睏意。對失眠的日益恐慌逐漸增加,每一晚都如巨石壓在胸膛令人窒息。

帶著些許的遺憾在高一剪了短髮,每次與別人閒侃後,又帶上深深的自責,每天大腦在不停的處理如那滿地的碎發一樣多的矛盾,然後不同的矛盾又重現迭出。

在無數個難以入睡的夜晚,輾轉反側。如一群蟬在樹上死命的叫著,證明自己還活著,藉此以揮霍自己短暫的青春。高一如指尖輕落的流沙跌落在一片盛夏之中。不知又有多少人從自己身旁走過,我又會走過多少人的身旁,彼此留下的痕跡在歲月刻下的斑駁牆壁上難以尋覓,終於我們都成為比陌生人更寂寞的路人。
[PR]
by linkh3 | 2012-07-17 15:58 | 三角之戀

幾次與舊時相遇

四周的牆把我圍得嚴嚴實實,只有那一扇半大的窗向我敞開。皎潔的月光早已跳過了玻璃,在地板上舞動著,撩動著我心底的那一根弦;遠山的黑影靜默地描在玻璃上,在晚風中搖曳著,勾起了我心底的那一份思念;閃爍的繁星也擠進了玻璃,在遠方微笑,映來了了田間熟悉的那一個身影。夢中,與舊時光相遇。

“×××”朦朧中的我聽到了一聲熟悉的斥責,“站起來!又要睡覺了?晚上乾嘛去了?”蔣老師又狠狠把我批評了一頓,雖然我一句也沒聽清。他一陣訓斥後頓了頓:“罰你負責教室清潔,一個人!”這句話我聽得最清楚,耷拉著腦袋,沉默地煎熬~~~“再見!”“再見!”道別聲讓我心酸,勉強扯出一個笑容:“明天見!”無力地拖著腿,我慢步走到教室後面,不自然地拿起躺在地上的掃帚。卻突然發現,掃帚上面還握著另一隻手,抬頭望去。一個淺淺的笑容,泛起了我心底的漣漪。 “我們一起吧!”五個字溫暖著我。

窗外,月光依然皎潔!皎潔的月光撒在長途客車的車窗上。我背對著那個我生活了十四年的熟悉地方,距離,越來越遠!

那屋後霞光細隙的竹林,那屋前流水潺潺的小河,那空中四季不休的小鳥,那歷史悠久的古橋,那四季常青的丘壑,那廣闊無垠,那……淚水不禁滾落下來,熟悉的一切離我遠去。

月光下,故鄉山水依舊!淚水,沾濕了我的衣襟。東方太陽的霞光還沒到達地面,鄉下的雞鳴也沒有響起。水聲萋萋的田地裡,一個婦人弓著身子,幾乎與地面平行。她的手中緊緊攥著一把禾苗,從中抽出一簇,指尖捏著根尖,用力插入土中。然後向前微微一挪,機械化地重複著前面的動作。汗水,聚集在鼻尖。朝霞中,母親憔悴依舊。午夜!夢醒!再度回眸,幾次相遇?
[PR]
by linkh3 | 2012-07-03 15:49 | 溫暖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