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的彩虹


by linkh3

<   2011年 09月 ( 3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吃喝消遣也是有道理的


正常的男人在婚後三年、七年、十年的時候,總會有“出軌”的想法,或主動、或被動,所謂“三年之痛”、“七年之癢”還是很有道理的,如果婚後十年出不了軌,基本上男人就沒有所謂出軌的可能了,因為出軌的大好時機已經過去,出軌的念頭也只能無情的被平淡的婚姻所埋葬。為什麼已婚男人容易出軌呢奪命金@杜琪峯?
只因為太寂寞

好男人好女人注定和寂寞有染大多數離婚的夫妻都是因為分居兩地,沒有正常的性生活,因為工作,為了掙錢,為了養家糊口,男人再難也要迎難而上,奮不顧身,而女人這個時候,就不要再幻想男人守身如玉海洋公園?

因為守身如玉對於在外地出差經常有應酬的男人來說是不現實的,不利於工作,當然也不利於團結。男人本來在外工作就辛苦,所以吃喝消遣也是有道理的,如果讓男人守身如玉那還不如直接把他閹割了得好。男人為了家不容易,女人也應該懂的理解。

妻子太能乾了

莫做婚姻生活中的女強人現代社會之所以進步,就是給了女人更多的機會,女人們也越來越能幹,湧現出一批又一批的傑出代表,女強人的出現,打亂了原本中國式女主內男主外的傳統,而變成了大女人小男人的結果,能幹的女人讓男人成了附屬品,於是男人只好在別的女人那裡找回做男人的感覺百年孤獨

所以做為女強人的大女人們,如果真的不想讓自己的男人出軌,那麼最好是把女強人放在外面使,還是在家裡坐個小女人,上的廳堂,下得廚房的女人才能真正留住男人的心,男人的自信心是需要培養的,自尊心也是需要尊重的。

思想觀念差別

男女溝通要向“下”問男女有別,尤其是思想觀念特別明顯,男人和女人的經濟觀、世界觀和人生觀,在婚後往往隨著歲月的流逝,逐漸的拉開距離,男人的思想觀念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而女人則往往原地踏步,匍匐不前,於是,很多問題就來了路易•威登

距離可以有,但絕對不能拉的太開,否則,就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讓夫妻的感情有了隔閡和代溝,所以思想原地踏步的女人們一定要努力與時俱進才行。妻子“暗語”大揭秘----男人和女人,萬年的糾纏仍然樂此不疲,彼此沉迷,情愛的遊戲從來都是生生不息、無法抗拒。然而,對於性的理解,男女卻總是在“雞同鴨講”。微妙的身體差異,卻產生隔海相望的靈魂

外部力量影響

怎樣出軌才值得原諒?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著同事出去,你不和群那以後的工作就沒辦辦,跟朋友在一起,怎麼也不能留下“妻管嚴”的美名,所以有時候也逼不得已。出來混的,能有幾個清白的呢?不過,也不是每個男人都不會控制自己,所以女人們要學會相信,寧可相信他沒有移情別戀,也千萬不能產生懷疑,因為懷疑的多了,反而會激發男人外出學壞的心神探福爾摩斯: 詭影遊戲

家庭經濟糾紛

愛她就要把錢包交給她一般情況下,男人掙的錢,大多都是女人管著。女人心裡想著,這掙的錢本來就是照顧家的,當然掌握家中的經濟大權,就能掌握住男人的命脈,沒有錢,看你怎麼出去鬼混。而男人也要為自己的權利智鬥一番,動不動也會留點私房錢,不過最好藏的隱蔽一點,被抓到可就不好了。

這個問題很煩人,錢多了出事,可要是沒錢,會出更大的事,夠鬱悶的。女人看錢看的緊不要緊,不過千萬要注意個度,把握不好了,錢是留住了,可是男人的心越跑的更遠了。
[PR]
by linkh3 | 2011-09-23 18:57 | 鍾愛一生

當以竹喻人

當以竹喻人,冬生草也。竹本是草,卻是出類拔萃的草。竹之為竹,以其堅韌、耿直,欺霜傲雪而名。古人多喜以竹喻人,也有君子之稱。
古人誠不欺我。我一直認為,古人不同於物質生活複雜的我們,會有很多捫心自省的時間,其在精神上的修為絕不是我們能望其項背的。砍竹、編竹、刻竹、寫竹、畫竹、誦竹,甚至拿竹子來造紙、燒炭,古人的生活確是與竹子息息相關的。隨著時代的變遷,竹子的身分也從大自然的恩賜逐步轉變為人們的朋友,精神的榜樣。古人奉竹為君子,不僅是儒家思想的熏陶,更是人們從更深層認識到了竹子所包含的精神力量。既然古人以竹為友,我們又何嘗不能效仿廣告製作
竹子之所以被奉為君子,還因為他一生只開一次花。不僅是他的堅持,更多是對生命的敬畏。竹子耐著性子歷經風霜雨露、嚴寒酷暑的洗禮,從不曾同百花爭艷,也不曾與野草競春,默默地吸收能量,高傲的提起胸膛,任春夏流轉、日夜更迭,不到開花之日,絕不曾露出一點點姿態來,他們用一生的百分之九十九來努力為最後的燦爛蓄力。東南亞有一種梨竹,48年開花結果一次,彷彿天道輪回,從未曾有過差錯。前47個年頭裡,他和別的竹子一樣,包括竹筍都是一樣蹭蹭的往上長,滿足附近居民和動物的生存需求。到了第48年,他便有了一個可怕的名字“死亡之竹”。當地人之所以叫他“死亡之竹”,有著血的歷史佐証。在第48個年頭,成千上萬畝的梨竹林便會在同一天開花,像彩排好的大型匯演一般,滿眼都是美麗的竹花,讓人們不得不驚嘆於大自然的力量。隨後,梨竹便會結出像鳳梨一樣大小的果實,體積是一般竹子所產竹米的幾百倍。這種果實很可口,還具有一定的藥用價值,但因為48年才成熟一次,所以並不為外界所認可。但美味的果實帶來的不僅是甜蜜,還有更多大自然的懲罰,隨之而來梨竹上會生出許多臭蟲大小的蚜蟲,這些蚜蟲的到來將會加速梨竹的死亡,短短幾個月內,滿山的竹林都會枯萎變黃。之後不久,那些摘葉摘不完,吃也吃不盡的果實熟透了,便一股腦兒掉下來,成全了當地的野鼠。有了食物的野鼠便開始瘋狂繁殖,對於幾周就能繁殖一代的野鼠來說,它們的繁殖是爆炸性的。即便是這么龐大的群體,也很難在短時間內把果實消滅乾淨,最重要的是,它們會把梨竹的果實拖進洞裡,或者把未消化的種子拉在土壤裡。等它們把果實吃得差不多了,便開始蹧蹋當地人的稻田,這對於以務農為生的當地人來講無疑是災難性的。所以,梨竹死亡的時刻,也是飢荒開始的時候,沒有食物的野鼠大批的死亡,也會帶來瘟疫,隨之而來的還有動亂、流離失所、舉家逃荒,梨竹便成了名副其實的“死亡之竹”。然而此後不久,度過災荒的人們回到家園,便會發現原來的竹林裡長出一排排筆直的梨竹,那是老鼠的功勞。大自然讓梨竹告訴人們,生命本就是往返輪回,殘酷而又充滿希望的。
心無旁騖,其軀必直。人們只看到挺拔筆直的竹杆、翠綠宜人的竹葉,即便是畫作名卷,也多是竹直葉茂,很少能看到畫竹根的。殊不知竹子都有竹鞭,那是他在地下的莖,也是其繁衍生息的主要手段。雨後的竹林,多會一夜之間冒出無數個尖尖的竹筍,這其實只是地下的竹鞭長出來了,不用多久竹筍便又是一棵擎天綠竹了。雨後的竹筍能在24小時內生長1米多,可地下的竹鞭也一刻沒有閑著,10棵竹子用3年的時間可以長出1000多棵來,用4年的時間就能長出3000多棵來。當你春游竹園,望著悠悠竹海詩興大發之時,可曾想過,這一片竹林或許就源自一棵竹子呢增髮
竹之堅韌,眾所周知,可堅韌到什麼樣的程度,又有幾個人能說出個子丑寅卯來呢?打個簡單的比方,同等重量的竹子,其堅韌程度要比10倍重量於己的鋼筋還要好。竹子不用經過繁瑣的開採礦石、抽提精煉、鍛造軋壓,卻能達到如此高的強度。可以說,這不只是大自然的功勞,更是竹子自身的修養所帶來的。
“腹中空”也是竹子的一大優點,因為“腹中空”其雜念無處藏身,只能化作正向能量,拼命朝上長;因為“腹中空”其可以載物,小到作為酒桶、米桶,大到製成竹筏、舟船;因為“腹中空”可隨意劈開,作為蓋房、編織、甚至承載文字的主力。
初識恨晚,尚未曾細細端詳,便找出諸多好處來,自當以竹為友,就算把他當做為人的標準也一點不為過。
生之為草,當以竹喻人。
[PR]
by linkh3 | 2011-09-16 19:16 | 對對相眼

勾起淡淡的思憶

青梅竹馬是情竇初開時,沒有結果卻能勾起淡淡的思憶。盛夏的山東,天悶得讓人窒息,就是坐著,汗也會不由自主地流下來,只有傍晚的時候才會有一絲絲風輕輕地吹動楊樹尖上的那幾片樹葉。村裡的人們總是習慣在晚飯後帶上涼席、蒲扇來到通風大街上的楊樹下納涼,左鄰右舍、前後天井的鄉親們圍在一起吹吹牛、拉拉家常。
櫻的家就在前街,家前的楊樹下還支了塊紅石條,自然就成了納涼最好的去處。櫻的父親極為熱情,晚飯一過,自己就會備好茶碗沖好茶放在紅石條上供納涼的人們消暑解渴吹大牛、拉家常。我特別喜歡聽那些大人們吹牛、拉家常,當然更喜歡的還是和櫻坐在一起聽,櫻總是很調皮,不是讓我給他扇風就是捅**這捅**那的,每一次肌膚的無意相親,都會讓我心猿意馬、面紅耳赤,同時又會十分地歡喜。
暗暗地喜歡上櫻,還是在國小的時候。那時我從東北來到姨家念書,櫻就是我的同桌。在東北的時候,學校男生和女生在一起玩是很正常的現象,剛一來,我和櫻就能玩到一起去,上課的時候也愛搞個小動作。誰知這一切被坐在後排不愛學習、專搞惡作劇的表哥給看了去,於是表哥在上學、放學的路上,總愛串動同班的人對我惡搞,一邊笑、一邊跳,一邊高喊︰嗷呦嗷呦峰和櫻搞對像呦,嗷呦嗷呦峰和櫻搞對像呦。
櫻的父親和姨父當年合伙做販賣葦子的生意,兩家的來往自然就多了些,我也會常常地看到櫻,自表哥的惡搞之後,我就會怕見到櫻,上課的時候也不敢和她說話了,放學偶而在姨家見到她我就會心裡亂跳、面紅耳赤,在村裡遠遠地看見她,我就會慌得繞路而行。櫻是一個活潑開朗而又好動了的女孩,那時電視裡熱播《俠客行》,班裡的同學給她取了個“叮當”這個外號,她的一舉一動、一顰一笑實在是和《俠客行》的那個叮當像極了,也不知哪位高人這么有才,這個外號也起得真是貼切。也是在盛夏的時候,我的腳被燙傷了,同村的男同學們常常背我上下學,有一次放學,同學們把我給忘了,櫻就要背著我回家,我臉紅脖子粗的堅持不讓她背,她就扶著我一步步地走,這個美麗、活潑、可愛的小精靈呀就這樣走進了我的心裡,慢慢地成長,慢慢地成長。
我的沉寞讓表哥慢慢地也不再拿我取笑了,不知何時班裡開始流行起寫情書了,那時我們只是國小五年級的孩子啊,現下想來真是有些啼笑皆非。班裡有個綽號“豬吊”的男生開始頻繁地給櫻寫情書,記得他曾用手指蘸著紅鋼筆水在紙上寫下“我愛你”三個字,下邊註釋則說是咬破手指用血寫的,這封情書不知被哪位高人給翻了出來,一時間全班嘩然。表哥等那些惡搞的同學們一下子對著櫻去了,上學放學的路上常常就在櫻的前面一邊笑、一邊跳,一邊高喊︰嗷呦嗷呦櫻是豬吊老婆,嗷呦嗷呦櫻是豬吊老婆。奇怪的是我的心裡開始不是滋味了,總是勸表哥不要那麼喊。豬吊在班裡是比較討人厭的那種,班裡好玩的同學總是愛欺負他,常常幾人一起把他按在地上,給他扒褲子,印象中他的臉上總是青一塊紫一塊的,好模好樣的時候很少。自他給櫻寫情書之後,我也加入到欺負他的行列中,常常和同學們一起把他按在沙土路上,抓住他的手按在沙土路上磨他的手背,聽到他殺豬般的慘叫,我心裡總會洋洋得意。
自我國中畢業回東北念書,再見到櫻已是六年之後的盛夏,櫻的家已和姨家成了前後天井。六年不見,櫻已出落得靈氣十足,楚楚動人。她個子並不高,略有些瘦,小鳥唧喳的樣子依舊是小的時候一樣愛說愛笑,陽光般的微笑蕩起淺淺的酒窩就像湖面輕輕泛起的漣漪,過肩的馬尾辨隨著她輕快的腳步飛揚,有她在的世界裡,就連空氣也時時刻刻播種著她幽幽淡淡的香。櫻說今年已是她第三年參加高考了,失敗已讓她對高考不報希望。我沉了沉自己怦跳的心說︰“櫻,那是因為我沒在,你就放心吧,有我在,你今年一定會考得上,我就是你的福星,你就安心地在家等著你的錄取通知書吧﹗”
此行回山東,我是專科畢業回來看看,想在這裡找份工作的,到了姨家,我就緩下了自己的步伐。每日裡我最盼的就是天黑下來,吃完飯我就可以和姨父堂而皇之的到櫻家的門前乘涼,就可以見到櫻。櫻喜歡坐在我的身邊,喜歡和我打打鬧鬧,我要抽煙了,她會調皮的用火機給我點上,看著我們長大的姨會故做嗔怪地說“都多大了,擱老年時候都是當爹當媽的人了,還跟小孩似地鬧”,櫻的母親會說︰“弄這么個瘋丫頭,天天讓她愁死了,笨得要死,考好幾年也考不上個學,還不上哪去找個主?一點點個小個打莊戶也沒人要﹗”有的時候我常想:要是我們都長不大,可以不用像大人似的想那麼多,該多好啊﹗就這樣天天在一起打打鬧鬧,無拘無束的每天都快快樂樂地在一起,什麼也不用想,每天費盡心思地去尋找我們的快樂印刷服務
我的心思最終還是被姨看了出來,姨問我︰“你是不是看上櫻了?”“恩”我輕輕地應了一聲。“你呀你,我看你天天跟掉魂似的,就知道是這個事。你都二十二了,怎么還不懂個事?這處對像的事有你想的那麼簡單嗎?光看上有什麼用?天天在一起粘就行了?不吃了,不喝了?這樣沒用,你得出去找個事干。再說了,你就是出去找個事干,這事能不能成都是兩說著,她要是考上學,她家裡人肯定不會讓她跟你,人家姐跟姐夫都在濟南,混得都不賴,人家肯定會在濟南給她找個。要是考不上,我看還有點希望,不過我還不想讓你要她呢,那麼點點,能幹個什麼呀,扛袋子米都扛不動。我看你兩人好像都有這個意,你要是真想要她,她考不上學,我就去跟她家裡人提媒﹗”
意料之中,櫻考上了一所省內知名的藝術類院校,櫻的父母嫌藝術類院校花錢太多,而對她上學的事情百般阻撓,說這年頭上不上大學的也無所謂,上完大學工作也不好找。我仍是勸說她的父母︰“上大學可能像我一樣是沒有用的,但不上大學對於咱農村的孩子來說想要奔出去,更難﹗難道你們想讓櫻和你們一樣還在家裡種地嗎?”我也勸櫻︰“要堅強些,一切都會過去的﹗”,轉過身我不禁長長地嘆息︰櫻,我是多么希望你能不念了啊,那樣我們就會有可能在一起了。“在盛夏,你我重逢。放不下的心事一再將我留停,放不下的面子,卻催我快快前行。在命運的旋轉中,你我就要背去,我只是揪心的疼,有人說這樣更是一種美麗,我卻只想攬你看星空。”裝上我青澀的日記,背好行囊,我踏上了尋夢的旅程禿頭
時光荏,在生命的奔波中,我已有了我深愛著的妻,我們相互偎依著、照應著在人生的路途上斬獲那份平淡的福祉。告別我情竇初開的年代,盛夏空氣中飄過的那絲清涼時常會浮現那份沒有結果卻能勾起淡淡的思憶。少了那份心動,多了一絲甜蜜,輕輕地閉上眼睛,依稀可以看到櫻就在不遠處,她依舊是那般可人,依舊是笑得那樣燦爛。
[PR]
by linkh3 | 2011-09-01 12:43 | 筆筆連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