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年 07月 ( 2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寂寞也溫柔

凌晨兩點一刻,依舊迴龍灣花市街道,背倚道旁護欄,雙手一字撐開靠著欄架,微微仰面,瞇眼遙探天河羞藏的月亮。就在周遭藍色妖姬安靜的殘留餘味裡,一陣“踢撻踢撻”高跟涼鞋與地面碰撞的聲音頗具節奏感的響在不遠處,並且離我越來越近……
我出現在這裡,只是偶然,和一群兄弟在對面的火鍋店裡喝了些酒,度略高,於是,利用中途的間隙,出來親吻涼風,清醒下有點迷糊的腦袋。此時的我,黑色T卹加黑色運動短褲,腳下踩著的一雙木屐也是黑色​​,與這夏夜的黑水乳交融,消褪在了悄靜裡,滋蔓了孤獨。
有時候,生活在這紛擾喧囂的世界裡,孤獨是一​​種淡淡的美,給自己獨處的空間,什麼都可以思,也什麼都可以不想,一個人孤獨的時候貧窮也富有,寂寞也溫柔,並告訴自己着數勇敢的拼闖,不去後悔什麼。但有時候,當自己被一天的庸碌所疲憊,孤獨之際缺些許陪伴,心就會不自覺抽動一下,然後哀嘆,生命值就這樣一點點縮小。
而此時,高跟涼鞋由遠至近的聲響,就像一顆石子兒投射入周圍的夜色,漫不經意,卻激起了旖旎的浪花。雖覺絲絲異樣,可我沒有低頭或是偏頭,仍舊仰面望雲,不是丟失了打望樂趣,而是此刻心緒使然,加上潛意識裡習慣性以為這旖旎的高跟聲,終究只是如路人般打馬而過。直至高跟碰撞地面的聲音在我身旁大約一米處戛然而止,我才猛然訝異。
真正讓我驚覺到訝異而又有些震動的是撲鼻而來的plastic香水味,竟是夏奈爾19號與玫瑰茶混合用(機緣巧合,我以前剛好接觸過這兩種香水,印象頗深,在此不細表),這個代表女人清純活潑、性格樂觀、開朗純潔、形象清新、突出個性風采且充滿鮮果氣息的水果香及木質香味的香水,為我所喜之。
從這點我能猜出她骨子裡應該是追求詩情畫意、羅曼蒂克生活情調,喜歡倘祥於黃昏的落日餘暉,漫步於晨曦微露的徐徐清風,沉醉於情思朦動的幽想,陶然於燭光晚餐,沐浴於情深意濃、感情凝重的音樂的女子,極盡闡釋那份獨特的神秘感。
記得曾看過的一本書裡面有這樣的佳句:“名花美女,氣味相同,有國色必有天香。”現實生活中,許多男人遇到使用香水的女人常常會產生一種或愉悅或興奮或沉醉或愜意或浪漫或騷動的感覺書刊印刷,並以為那是女人固有的“體香”。因此,香水不但無毒反而大補女人味兒,且我身旁停駐的女子香水味並不濃厚,顯得淡雅。
我終有所觸動,如果面對這樣的女子作為男人沒絲毫反應,那可太裝純。畢竟香水的香味與衣裙的悉悉卒卒聲一樣是超然於視覺以外的女性存在。我微低下頭,假裝正常隨便地拿起手裡的唯怡瓶,舉手放到嘴邊,一副喝飲料的狀態,可自己的頭部卻藉著這個動作稍作偏向,眼角的余光看到了旁邊一米外的女子,我就這樣拿著唯怡瓶抿著嘴慢慢地品嚐著飲料,其實倒不如說,我在慢慢地用眼光品嚐著一旁的女子。
女子大約二十來歲,亦菲似的模樣,高束長發,瓊鼻桃腮,明眸皓齒,性感紅唇,皮膚特白與雪白的一字高領襯衫相得益彰,下身是緊緊貼身的藍色牛仔褲,繃出傲人的曲美線條,腳底乳淺色的高跟涼鞋更襯托出女子的成熟靚麗、動感活力,靠著欄杆的慵懶呈現無盡的嬌俏魅惑,但細看卻也覺得和我有著相似的疲憊。
就這樣靜靜地,時間如凝固了似的,誰都沒開口說話,彷彿置身了另一個世界。 “唉……”,良久,女人突然張嘴一聲慵懶的長嘆打破了這片寧靜,我雖然感受不到女子的吐氣如蘭,但是卻隱隱有龍舌蘭的紅酒味兒飄來,再看了看女人開始走來方向的斜對面,原來是一家二十年後的相聚多樂迪KTV,她,應該剛從那裡出來吧,她,應該有著特別的故事吧。
她為什麼出來呢,難道KTV的音樂精靈留不住她?還是太過喧囂的嘈雜聲讓她卻步?搖了搖頭,思不明白。此時,旁邊的女子好似注意到了我唐突的“注目禮”,突然轉頭看向了我,我自覺有些尷尬,卻也大膽坦然地對上了她的目光,就這樣停滯了十幾秒,她似乎略顯訝然,卻也朝我微笑著點了點頭,我也禮貌地回應了下,大家仍舊都有默契地沒開口,都把對方當成了偶然,於我這是艷遇,即遇到美麗。
“我會好好的花還香香的時間一直去回憶真美麗我是想著你一直想著你你在我心底變成了秘密……”過了陣子,女子開始輕輕地哼起王心凌的《我會好好的》,臉帶憂傷,我沒有訝異,只是靜靜地聆聽著,或許,對她來說是一種別樣的傾述吧,或許,她於我,是一種別緻的陪伴吧,在這樣一個寧靜的夏夜時分,在這樣一個相似孤獨的心境,互相陪伴,釋放壓力,即使只是互不相識的陌路人。
我跟兄弟們說過,每個人都有不堪負重的壓力,拼搏就好陳列架,但千萬別放大自身壓力,愛惜自己,別自討苦受。說實在的,旁邊這樣的女子是我所心動的,我相信很多男人都有同樣想法,但是這樣的女子離我們太過遙遠,太過奢望。波哥說得好,我們需要的不是奢侈品,而是必需品,這樣想想倒也釋然,遇見過奢侈,倒也無憾。
不知過了多久,女子的歌聲已經停止哼唱,她慢慢地蹲了下去,靠著護欄角,雙手掩面開始啜泣。哎,真是個受傷的天使,我知道,我該走了,沒有任何想安慰的想法,也無力安慰,我和她終究不過是過客,只是因為偶然,邂逅在了這個角落,在這樣的深夜凌晨互相默默陪伴,釋放了彼此的一段孤獨。
我就這樣悄然的離開了,因為餐館裡還有一桌兄弟在等著我,每當想到這群嘻嘻哈哈沒心沒肺的兄弟們,我就滿足地笑了。
夜生活,才剛剛上演……
[PR]
by linkh3 | 2011-07-19 11:45

命中的一個目標

長期的機關生活,使我的身體愈加差了,因此,我決定步行上下班。

家在小城之西,單位在小城之東,每日上下班必得橫穿整個小城,約有兩個千米之遙。

開始,頗覺辛苦,幾日之後,便想打“退堂鼓”。但我明白鍛煉需要毅力,為了健康,怎麼也得堅持。不過,雖然咬牙堅持,卻仍不免將這步行跋涉當做了一件不情願的累贅和負擔。

直到我在途中發現了幾處“風景”,這“苦旅”才不知不覺變成了一次次期待,一次次美的“約會”,便再也不覺得乏累了。

其實,說來好笑,那幾處“風景”,不過是城市中再常見不過的海報和模特。

第一處“風景”,是街角處那家手機商場的玻璃上張貼的一張手機海報。海報上是一個女子兩條修長、勻稱、白皙、緊繃、完美無暇的腿。 (我從不隱諱自己對一切美的事物的欣賞和迷戀,因為,這種欣賞和迷戀是純淨的,不含雜質的。我認為,坦陳自己對美好事物的欣賞、迷戀並發出由衷的讚美,就應該像一切愛國者真心誠意地祝福歌頌祖國一樣,得到人們的尊重和認可)這兩條美麗的腿,在我的“苦旅”中像性感的花一樣妖嬈地綻放,散發著別人嗅不到的芳香,聞之類風濕性關節炎,神清氣爽,賞之,心曠神怡。

第二處“風景”,是一家飯店外的一塊宣傳牌。那牌子上,一個身著蒙古族盛裝的女子,揚起圓潤如玉的手臂,伸出纖纖玉指,為客人指示入口方位。最美的便是那蘭花一樣吐蕊的手指。細而不枯,柔而不弱,讓人聯想起昭君的琵琶,易安的詩詞,西子的輕紗,貴妃的酒杯,薛濤的紅箋,香君的團扇。只那麼窈窕地一指,便將風月的骨、詩詞的韻寫入人心,也許,再怎麼饕餮的食客,也會在那一指間風雅矜持起來。

第三處“風景”,是一家婚紗影樓大櫥窗內風情萬種的模特。這個小城不大,婚紗影樓卻多如牛毛,每家都有一大櫥窗,每個櫥窗內都置一盛裝模特。然而,哪一家的模特都比不上這家的。其它的模特太俗,一律五顏六色的捲發,一律矯揉造作的姿勢風濕,一律商品化的服裝;其它的模特太假,僵硬呆板的表情,千篇一律的面容,了無生氣的“肌膚”;其它的模特太傻,髮色與臉孔不協調,服裝與飾品不統一,動作與表情不匹配。而這個模特,有著黑褐色且略捲成大波浪的長發,古典高貴的寬沿帽子,獨具異國風情的乳白色長裙,優雅自然的姿態……更讓人著迷的是她那高傲的眼神、個性的嘴角,還有頜下一顆讓人拍案叫絕的美人痣!她楚楚地立在那裡,猶如一個剛剛從波西米亞踏著朝露款款走來的吉普賽新娘!

這三處“風景”,使我短暫的路途充滿亮色和詩意,每一天,我都是懷著一顆與美同行的心,輕快地走完這一途的。原來,“美”還是一劑解乏消疲的靈丹妙藥呢!

然而,就在前兩天,街角的那個手機商場停業裝修,我的那處“風景”突然間便沒了踪影。我的心一下子便空落落的,悵然若失,竟生出一些“人面不知何處去”的深深的憾意鋼架,我甚至疑心自己是不是像皮格馬利翁一樣,愛上了一張沒有生命的海報,要不然,怎麼會聞到些許失戀的味道呢?怎麼會覺得沒有這“風景”的路途又重新乏味不堪起來呢?

人這一生,無時不在途中,如沒有風景可賞,必定會成為疲憊乏味的奴隸,就算心中始終有一個不悔的目標,也會因此徒增更多的付出,生命終究了無趣味。

還是有風景好,學會尋找、發現、欣賞身邊途中大大小小的風景,也許也是你生命中的一個目標呢。
[PR]
by linkh3 | 2011-07-05 16:44 | 食物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