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年 03月 ( 2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刻舟求劍是一面鏡子

在無際的大海上,巨大的浪花搏擊著空中低飛的海鷗。大海失去了以往的平靜,海風在呼嘯著,海濤在暴嘯著。遠遠眺望,天空與大海連接在一起變得更加蔚藍。在那波浪翻滾的大海中,一隻小船在海濤浪尖上的艱難地行駛著。船夫吃力地劃著槳,身上濕漉漉的,不知是汗水還是海浪濺起的水珠。一個身穿藍色長袍的書生傲立在船頭,全身心地在這茫茫的大海上尋找著什麼。是尋找祖輩跋涉的足跡,還是在尋找智慧的真諦?

書生久站在船頭,像雕塑一樣一動不動。一個個浪花沖擊著小船,使小船劇烈地搖晃著,很久才平靜下來。他的雙腳被海水濺濕了,頭髮也被海風吹亂了,可怎麼也打不斷他的思緒。他站在船頭,彷彿看到祖輩刻舟求劍的情景。從此,祖輩就成為一個反面典型似警鐘為世人敲響。書生也知道沒有祖輩的愚昧之舉,也許就會出現更多的像祖輩那樣愚蠢的人。

就連那些頑童,也會講述“刻舟求劍”的故事。幾千年過去了,刻舟求劍的故事被後人編成成語典故在人間廣泛流傳,鞭勵著一代又一代人。

突然,一個巨浪幾乎把小船打翻,書生感到天旋地轉,好像要跌落萬丈深淵。海風在呼嘯著,海鷗在飛翔著,天空被海浪吞沒著,能看到的天空變得越來越小。在這惡劣的環境中,書生在忘我地尋找著祖輩失落的劍。這是對大自然的一次挑戰,也是對自己的一種考驗。

書生在海洋中尋找著祖輩留下的足跡,尋找祖輩失落在海中的劍,更是在尋找祖輩的教訓,是在淨化自己的情操,也是在淨化自己的靈魂。

書生終於明白,“刻舟求劍”是一面鏡子,永遠照耀著後人,更是一隻警鐘時刻在為世人敲響。

回收公司|制服|Recycle Company


[PR]
by linkh3 | 2011-03-24 16:29

你,還記得我嗎?

人生至少該有一次,為了某個人而忘記了自己,不求有結果、不求同行、不求曾經擁有、甚至不求你愛我,只求在我最美的年華里遇見你——席慕容
  
半城清風,三月裡煙沙不飛,楚天的暮靄不沉,安靜的眼淚卻迷了眼,模糊了回憶的視線。只是誰還站在當初的路口徘徊,不肯離去又不肯逗留。走不出你畫的圓畫地為了牢,退不出的記憶蒼白了執手相牽。獨自守護在三生石畔,只為等你路過再次與我相見。

如若那時我看見了你,而你也恰好看見了我,你是否還記得我?

記得那個四月明媚的午後,你站在樹後濃重的陰影裡,側著身子望著我,輕輕地說:我永遠都會記得你,不論怎樣。我逆著光看過去,看見了你單薄安逸的身影,看見了你淺淺而又柔軟的微笑。就在那一瞬間,我掉進了你的眼裡,而你卻掉進了我的心裡。

或許你不知道,你那句話是我聽到過的最溫暖的一句話人像攝影

我一直堅定的相信,那個明媚的午後是你我千年輪迴之中的約定,不然怎會有如此明媚的陽光,如此溫柔的輕風,不然怎會有如此溫暖的話語,如此難以忘卻的回憶。

曾經的我執拗的相信,我會堅持到最後,堅持到你知道我對你所有默默的好為止;堅持到你承認自己並不堅強,也要需要一個肩膀依靠為止。可是我錯了,就像紫霞仙子看見踩著七彩雲彩的至尊寶不是為自己而來一樣,一樣只猜對了開頭,卻沒有猜中結尾。我教會了你如何去愛,可是你愛上的那個人卻不是猜中開頭的我訂做西裝

收到你短信的時候,我正背著雙肩包低著頭匆匆穿越那些空空蕩蕩的黑暗,手機在離心臟最近的那個口袋裡響起。當我打開短信時,那短短的幾個字似乎讓我忘記了呼吸。它們像一把鋒利的匕首,徹底擊碎了我所有的執著與堅強,所有的不捨與留戀。就在那一刻,我彷彿看到了整個世界在我面前崩潰,所有的美好與醜陋都幻化成了虛無。一切都已消失,一切都不再重要......

我的青春年少,我的年少如夢,如今支離破碎,而那些堅定、那些倔強、那些驕傲、那些從來都不曾忘記的東西也漸漸的模糊,最終消散在那個叫做長亭的地方,幻化成一座回憶的古城。

有人說,等待是一生最初的蒼老,那麼回憶呢?是否也是人生最初的蒼老。習慣了生活在回憶裡,讓時間磨蝕年少的執著與勇氣。可是我的似水年華,那些乾淨明亮的笑容和清澈單純的眼神會不會在歲月的流失裡沉澱下來,亦或是會消散在風裡,上下翻飛如同明媚陽光下的柳絮。

是的。我還在想,那個遙遠的,並且永遠不再回來的四月天。你明媚的笑容,年輕的容顏,如雲影般掠過,你那幾句溫暖的話也漸漸模糊,逐漸隱沒在那個四月的黃昏裡。歲月殘忍的覆蓋了過去,匆匆流失的時光遮掩了你姣好的容顏。我跪拜在佛前,不求屬於我的永恆,只求用我一生的血淚癡語,許你一生與幸福相隨。

或多或少的人群,不疼不癢的對白。我在天橋旁的小商店門口看到了你,你還是那個你,那個單薄如風的你,那個透明如水的你。你低著頭匆匆的往宿舍裡走。我想起了高中那個寧可委屈自己也不肯給任何人解釋的女孩,她那麼的脆弱卻像一隻刺猬,刺傷了一直想給他懷抱的少年。

我看見了你,恰好你也看了我。只是你始終沒有認出我來,我伸出手接住飄落下的雪花,像你一樣,那麼美麗卻又那麼脆弱。我想保護你,可是,我知道那個陪你走過春夏秋冬,走過原野,穿過山川的人終究不會是我。可是我確信,你還是原來的你,我還是原來的我,只是這一刻我們再也不會是原來的我們了。望著你離去的背影,我生硬的伸出雙手,請給我留下一個遙遠的懷抱,好嗎?

若人生只是初見那該多好。如果我沒有遇見你,如果沒有那個明媚的午後,沒有那句溫暖的寒暄,如果沒有那場雨,那個隱藏在霧裡明媚的笑容,那麼現在的我們還會是這樣的結局嗎?

我想也許有那麼一天,我終會放下倔強,可以安靜的看著沉沉的霧靄和消逝的流嵐,而不再憂傷。看著日子在這個城市上空靜靜的盤旋,看著白色的飛鳥劃過天際,看著陽光下飛舞的塵埃,看著四月裡明媚午後的陽光......而此時我也不再憂傷、不再徬惶。試著給曾經的傷害一個最美的微笑,然後轉身,不會再黯然神傷驅蚊

當歲月的風與你我擦肩而過,如若你我再次相遇在人海,我不會再傻傻的凝望而不肯開口。我會勇敢的拉住你的手輕輕的問:你,還記得我嗎?
[PR]
by linkh3 | 2011-03-01 17:51 | 食物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