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年 11月 ( 2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回家

一個人離開家久了,總會無法抑制住思鄉的情愫,因為無論人的肉體如何到處遊走,靈魂卻始終留在了那幾十平方米的空間。我是凡人也無例外,離家幾個月了,每晚聽到電話那端傳來兒子和老公的聲音,眼淚都忍不住摔成了八瓣。

終於可以回家了,和同事胡亂打理好行李匆匆趕上了最後一趟火車,車還未開,心卻早已飛向了幾千公里外的家。可是,為什麼偏要有可是,列車在一連串的減速煞車後,停在了一個前不挨村,後不挨站的山谷裡。一打聽,原來是前方出現了塌方,工作人員正在搶修。由於不知什麼時候才可以走,車廂裡的旅客都有些焦躁,叫罵聲、埋怨聲、哀嘆聲此起彼落,倒是一些心寬的人慢悠悠的下車溜達賞景去了。沒辦法,坐著也是坐著,我也加入了那些閒逛的人中。

落日的餘輝靜靜的籠罩著這個小小的山谷,山坡上幾簇山蘆葦抽出了銀白的葦花,長長地在微風中肆意飄舞,紅色的夕陽、金色的葦葉映襯著被陽光照的宛如透明的葦花煞是好看。一簇蘆葦旁有一個農家小男孩,他坐在有些枯萎了的草地上不停的朝前張望,一隻大黑狗跑前跑後的亂了一陣後,也蹲在了男孩的旁邊。這夕陽、葦花、男孩、黑狗組成了一副雖不是最美,卻是最能引起人心靈震撼的圖畫。天色漸晚,景色也模糊的看不清楚了,閒逛的人們開始返回車箱。我看到那小男孩和黑狗仍然還在哪兒,只是,小男孩的神情更加焦急不安了。半個小時過去了,小男孩還在;一個小時過去了,小男孩還在。我開始有些不安,他在看什麼,或是在等什麼呢?又是半個小時過去了,我開始不是擔心火車是否能走的問題,而是擔心那個陌生的小男孩了。藉著車廂裡發出的燈光,我費力的爬上了山坡。小男孩顯然被突然而至的我嚇著了,驚慌的站了起來,狗也狂吠著向我撲來。

“別怕!阿姨只是想問你為什麼還不回家?你看天都黑了。”我嚇得站住了,但仍然沒有忘記我的目的。

小男孩把狗喚回來,轉過身把眼光投向遠處,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天晚了,快回家吧!媽媽會擔心的!”我不甘心的繼續問。

他仍然不理睬我,還是焦急的看著遠處,黑狗也不再叫喚,溫順的蹲在男孩的身邊。順著他的眼光,我知道那是鐵路的前方。

“你家在哪裡?你是在等人吧!”

“我爹在修路,我在等他!”或許是他適應了我的存在,終於出了聲,還用手指了指家的方向。

那是一個幽黑的山凹,有幾點燈火在閃耀。因為老公也是鐵路職工,憑我的經驗那應該是一個道班。我心裡驀然生出了幾絲愧疚,為了讓我們這些出行的旅客平平安安的回家,這些一線的鐵路工人付出的真的太多了,他們的妻兒老小經常要默默的承受等待和擔心。於是,我也坐了下來,陪著孩子等他要等的人。微風中我們兩都默不出聲,各自想著心事。

不知過了多久,前面出現了雜亂的腳步聲,黑狗歡叫著衝下了山坡,男孩也激動地站了起來。幾個疲憊不堪,渾身沾滿泥土的工人爬上了山坡,其中一個男人看見了男孩,又氣又心疼地訓斥著,可小男孩一點也不生氣,高興地牽住了男人的手。

看到我,工人們有些自豪的說:“路修好了,可以走了!小心趕不上車!”我點點頭,說了聲謝謝就跑下了山坡。

火車緩緩的開動了,我還能隱隱約約看到山路上歸家的身影,那個小小的是小男孩,旁邊歡跑的是狗兒!

[PR]
by linkh3 | 2010-11-23 16:50

冬寒微微

北方的初冬是一片空闊寂寥的景象,真實地生活在這片土地上,心中卻湧動著一種熟悉的荒蕪,彷彿是深陷於去掉所有屏障的夢境中,純淨地沒有任何飾掩。立冬一過,這一年,也變得迅速了起來。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悄然而過,更覺得沒留下什麼痕跡。我立在清冷的土地上,已然融入了冬天靜逸悠然的懷抱。人到中年的我忙碌於瑣碎的生活,瑣碎生活裡的柴米油鹽醬醋茶缺一不可,鍋碗瓢盆交響曲少一不行的瑣碎佔據了我多半的時光。這些瑣碎,是我生活的全部。它們按部就班,追趕著指尖的流年。這不,一轉眼秋去也,冬來了。
  
初冬的下午,外面還在下著名副其實的今年冬天的第一場雨。坐在電腦前,雖然關著雙層的窗戶,可雨聲依然無法排除於耳。冬雨,在編織著冬的情網,鋪天蓋地籠罩人間,從天空而灑,在忽明忽暗的窗口孤獨的飄零,一種久遠的孤獨情懷在不經意間於此時在我心中泛起。逝去的歲月,遠去的人和事,在模糊的光影裡向我招著手。遙遠的想念,腳下的牽絆,糾纏成無法解開的結,系在心頭。窗外的雨聲不用聆听就穿窗越牆而入,提醒我冬雨在此刻的存在。游神般的望著窗外,雨一直下。細雨生寒未有霜,庭前木葉半青黃。季節卻不以為然,它並不在意誰的熟視無睹。就如那秋日里的小雛菊,自顧自地開放,凋落。人生平平淡淡,於沒有波瀾的如水日子裡,淺笑盈盈,從容不迫。
  
立冬了,植物們收斂了每一片葉子,把生命藏在自己的懷裡,開始由外而內地活著。人也應該融入到季節的韻律裡去體味大自然的意韻吧。因此,在剛才回來的路上,買來鮮羊肉和肥牛肉片,還有一些青菜,再包點下火鍋的小餃子,晚上和愛人一起吃鍋子。這便是我的瑣碎生活。我想:晚上可以與最親近的人一起,與季節的韻律一起,與大自然的意韻一起,品味容納了人生百味的火鍋,於沉靜中去感受心野的曠闊,遠離世俗的掙扎,安享於冬的超然之中,感受冬日的溫婉神韻,應該是一種悠然的愜意!
  
冬寒微微,西北風漫捲,刮渾了天空,刮落了溫度,刮厚了人們身上的衣衫。無論季節如何變化,外在的自然輪迴可以布下九天的素冷,幽寒,誰能抵禦?但我心中內在的暖冬,卻可以悄然隨心境而生。雲容水態還堪賞的晚秋被候鳥馱上雲端,今宵寒較昨宵多的立冬悄悄從頭上砸落。立冬,攜帶著縷縷清風登上了季節的舞台,一場如期而至的冬雨從清晨下到黃昏。弦輕撥,聲低吟:“昨夜時節天氣過,今年不再有秋風。一點禪燈半輪月,今宵寒較昨宵多……”
  
冬天又至需呵暖,菘味高湯綴綠蔥。朋友,今天立冬,寒冷剛剛開始,我送朋友一縷和煦的陽光,送朋友一聲樸素的問候:願我親愛的朋友過一個心裡有溫暖的冬天!再給朋友一個溫馨的提醒:如果時間允許的話,晚上別忘了吃火鍋或餃子過立冬。

Add hair|飲食業設計|保安


[PR]
by linkh3 | 2010-11-08 16: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