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婆的牛肉粥

  媽媽說,我剛出生的時候,小小的身子上布滿了大大小小的水疱,只會整宿整宿地哭。見過我的人都說,這嬰兒,肯定活不成。媽媽跟著我哭,外婆咬緊牙關,顛著壹雙小腳,跑遍遠近的十幾座山,尋來了幾十種草藥,壹鍋壹鍋地熬成水爲我洗澡。螢幕保護膜經過外婆精心的照料,我身上的水疱,終于奇迹般地消失了。人們常說,我的小命是外婆救回來的。
  也許是來得不易的緣故,從小到大,我得到了外婆更多的疼惜。記得上小學的時候,每逢圩日過後,小我壹歲的表弟壹到學校,便跑到我們班教室門口,指著我:“妳,給我出來!”沒待我走近,大聲地吼上壹句:“妳外婆讓妳中午去我家喝牛肉粥。”,這邊話還沒完,那邊人已跑到九霄雲外去了。若幹年後問他,當年怎麽對我那般不友好,答之:“奶奶待妳比我好,憑什麽?這可不行!”
  這倒是!表弟是外婆最小的孫子,理應得寵最多。而我,生生地剝奪了原本屬于他的愛。和表弟壹起去爬樹,弄成兩個泥猴孩子回來,表弟挨了打,還被外婆壹頓數落:“這孩子的命來得容易嗎?妳還帶她去爬樹,萬壹有個好歹……”;煮幾個雞蛋,她會用紅紙把它們染得紅紅的,看起來很是養眼,然後遞給表弟壹個,剩下的全給我……久而久之,年幼的表弟特別妒忌我,外婆總笑他小氣。
  外婆給了我那麽多,我最喜歡的還是她熬的牛肉粥。那時候,每逢圩日,舅父總會宰壹頭從別處買回的牛到街上賣,而賣剩的骨頭和碎肉,曾璧山中學就成了外婆做牛肉粥的最佳材料。圩日的當晚,外婆把所有的骨頭和挑選過的碎肉全倒進壹個大鍋裏,從大火到小火到微火,熬上幾個小時,熬成壹鍋濃濃的牛肉湯,晾著。待第二天,在湯裏加上大米用微火熬成又香又濃的牛肉粥。說起來挺間單的,可做起來就沒那麽容易了,從火候的調節到下米的時間,每壹步都是需要花功夫的。
  熬好的牛肉粥顔色微黃,上面點綴著綠色的蔥花,散發著壹股股濃濃的牛肉味,色香味俱全,看著就讓人垂涎三尺。我就喜歡這股純純的味道,舀壹小勺放進嘴裏,軟滑中帶著濃香,連牛肉都是壹含即化,很淳樸,很溫暖,像外婆的味道。“慢點吃,多吃點!這牛肉粥最有營養了,妳的表姐表哥們都是吃著這個長大的,壹個個長得又高又壯!”喝粥的時候,外婆壹邊摸著我的頭,壹邊叮咛著。我就是這洋喝著外婆的牛肉粥,也像表哥表姐們壹洋,壹點壹點地長高,長壯。
  後來,舅父由于身體的原因,再也不宰牛賣牛肉了。曾經唾手可得的牛肉粥,壹年到頭難得吃上幾次,感覺疏遠了許多。這時,我們家的生活條件越來越好了,只要我們願意,想吃什麽尋常食品都不是難事。我仍然饞牛肉粥,爸爸就經常帶著我們到街上吃。然而,街上那加了許多佐料的牛肉粥,怎麽吃也吃不出外婆的味道。
  再後來,我離開家壹個人外出求學,每個月難得回家壹趟。媽媽說,外婆每個周末都托人來問,我回不回來,要給我做我最喜歡的牛肉粥。于是,每月壹頓的牛肉粥成了我的盛宴。吃著吃著,透過蒙眬的淚眼,我看到的是外婆全白的頭發,越來越駝的後背,頓覺心疼不已,只是緊緊地拉住她的手。我不得不擔心,這洋的盛宴,我還能享受幾頓。
  畢業,工作。我像所有平常的女孩壹洋,循規蹈矩地走在人生的路上。終于我挽著我那親愛的他的手來到外婆跟前,高興地告訴她,我要嫁給他了。外婆高興得像壹個小孩,咯咯地笑個不停,熱情地招待我們喝下了她親手提前准備好的牛肉粥,那壹頓牛肉粥,最香!不曾想,那卻是最後的盛宴。
  婚禮的頭天晚上,外婆來我家住下。我們躺在被蝸裏,她拉著我的手,給我講了許多人生的道理。她告訴我,有公公婆婆是壹種福氣。做別人家的兒媳婦要乖巧,乖巧才會討人喜歡;要待公公婆婆好,不要讓妳的男人爲難,聰明的女人才會幸福……
  外婆的話猶在耳邊回響。我得知外婆去世的噩耗,卻是在她入土爲安之後。原來,因爲我新婚,所有的人都對我隱瞞了外婆去世的消息。那天,弟弟來到我家,輕輕地拉著我的手,和我說了外婆走的情景:“她的手看起來那麽幹枯,而那就是給我們熬過很多牛肉粥的的手啊……”我被這突如其來的晴天霹雳震住了,牛欄牌奶粉深深地沈浸在對外婆的緬懷中,甚至,忘了哭泣。
  我知道,生命中原本就有許多不朽的東西,壹直在緩緩地,靜靜地流淌著,猶如那遠在天堂的音樂。
[PR]
by linkh3 | 2013-12-16 13:04 | 牛欄牌奶粉問題